多本小說網 > 荒古天帝之邪眸 > 第8章 父親遇難(求推薦!求收藏!)

第8章 父親遇難(求推薦!求收藏!)

        《玄天真經》不僅包含了《玄天真龍體》,此外各種太古丹方亦有上百種之多。

        最重要的還有一篇,名《玄天煉丹術》的完整煉丹術。

        但是,想要成為煉丹師,可沒那么簡單,條件苛刻的令人發指。

        需要天生擁有精神力不說,還需要身懷異火。

        異火乃是天地間自育而出的火焰,高階的異火可焚天煮海,若有機緣加身還能幻化成人。

        ——

        “一滴真龍血、一滴無量真水、一株血炎真草、一滴無垢真水,再一桶玄陰圣泉,大爺的,讓我去哪里找?”牧荒甚是無語:“蛟龍我都沒見過,更別提真龍。若真有真龍存在,憑我目前的實力,人家吹口氣就能弄死我,真害我白白興奮一場。”

        煉體一道,本就如此,可不是吸收天地靈氣淬煉身體那么簡單,需要的天材異寶多了去。他更不知,入門的《玄天真神體》到底有多強大。

        “嗡!!”

        忽然,牧荒只覺雙眸一陣刺痛傳來。

        然后,緩緩流淌下兩滴眼淚。

        一滴血色,一滴金色,自牧荒眼角滾落后,化作一金一血兩顆食指般大小的珠子。

        牧荒反應很快,在其就要掉落地上前,伸手在半空將之接住。

        “這是什么?!”

        牧荒掌心中,是那一血一金的兩顆珠子,看的牧荒有點傻眼。

        “咻!咻!!!”

        忽的,這一金一血兩個珠子,血色進入了牧荒丹田,金色進入眉心。

        “轟!!”

        登時,牧荒整個人精神一震,腦中精神空間被開辟,一個金色光球懸浮在這漆黑無邊的精神空間內。

        這顆金色光球,全由一股純粹到毫無瑕疵的精神力凝聚而成。

        只要牧荒念頭微微一動,便可動用它們。

        與此同時,丹田氣海上空,懸浮著一道血色火苗。

        這道血色火苗內,蘊含著一股極端狂暴的火焰。

        “這!?我成為煉丹師了?”

        平靜下來后的牧荒,眨了眨眼睛,只覺太夢幻了,驚嘆道:“我這雙眸子,不免也太逆天了吧!?不愧是覺醒時,能令天降異象的雙眸。”

        “既然《玄天真神體》暫時不可能修成,那就參悟一下身法《鬼影步》與拳法《怒龍拳》,功法的話,家主應該會給我送來玄階下品的《雷炎訣》。”

        熟話說的好,技多不壓身。

        別提,非常神奇。

        當牧荒翻看鬼影步時,血眸竟然直接就開始一遍又一遍的演練鬼影步。

        演練了百變之后,牧荒只覺身體傳來了一種本能,腦中傳來鬼影步的奧義。

        “臥槽!逆天啊!”

        這種情況,是真震撼到牧荒了,他根本不需要時間去修煉,而是血眸直接給他修煉至了大圓滿巔峰。

        接著,牧荒又翻看起《怒龍拳》。

        沒意外,血眸又開始自行演練,然后反哺給他身體《怒龍拳》的本能,與奧義。

        “我的天,我這雙眸子,真…逆天了。”

        “瞎了十八年,換來這雙逆天眸子,一切都值得。”

        牧荒激動的身軀都在微微震顫著,毫不夸張的說,如果讓別人知道他擁有這樣一雙逆天眸子,必將給他引來無窮無盡的追殺。將會有無數強者,想挖下他這雙眸子去研究。

        牧荒下地,施展鬼影步。

        唰的一聲,身后出現九個一模一樣的虛影,真身已經出現在門前,然后九個虛影凝化成一根黑矛,受牧荒本人控制。

        這便是鬼影步的“奧義”,鬼影可化作極度富有攻擊性的黑矛。

        這奧義是血眸演化出來的,跟鬼影步本身并無關系。

        牧荒順勢推門而出,距離他進房到出來,也就半個時辰不到。

        院落中不見小靈身影,牧荒精神力滲入小靈的房內,發現她也不在里面,自語:“這小妮子,出去玩了么!”

        牧荒暫時也不想修煉,長這么大還未逛過秋風郡的大街,既然小靈不在,那就出去逛一逛,看看秋風郡的風土人情。

        牧荒走在牧氏府邸,內府通往外府的大道上,牧氏子弟見了,莫不恭敬的喊聲牧荒少爺。

        沿途所見的一切,牧荒都很好奇,以前他不知道自己所住的房子是什么樣,樹木長什么樣的,現在他才感覺自己真正屬于這個世界了。

        “牧荒少爺,您怎么還在這里?您父親三長老他,他,他被人殺了!”

        此間,一位十五六歲的少年見到牧荒,一愣之后快步上前說道。

        “你說什么?!”

        牧荒聞言,眸子一凝,一股恐怖的氣息猛然自他身上爆發。

        “剛得到消息,三長老他,他在皇城那邊,被…被人殺了。”少年被牧荒這身氣息沖擊的一個趔趄,低低說道。

        “唰!!”

        少年話音剛落,一陣狂風吹起,然后就再也看不到牧荒身影。

        “嘶!好快的身法。不愧是牧荒少爺。”少年震驚,眸中充滿了向往。

        ——

        牧荒施展最快速度,直奔家主所住之地掠去。

        那可是他父親,雖然這一年來對自己不管不問,但,始終是自己父親,聽到他被殺害,牧荒內心瞬間籠罩上無盡的殺意。

        殺父之仇,這是血海深仇。

        無論是誰,都得付出代價。

        沖入牧鎮南所住之地,他的親衛告訴牧荒,家主正在大堂。

        牧荒立刻掉頭,前往大堂。

        大堂內,牧氏內府九位長老,已經來了四位,其中一位正是牧震天,只所以只來了四位,是因為其他長老正在外面執行任務。

        “唰!!”

        此間,牧荒化作一串殘影,出現在大堂中央,如此之快的速度,讓在場眾人微驚。

        “家主,聽說我爹他被人殺了,是真是假?”

        牧荒出現,也不曾向誰行禮,面帶煞氣,直奔首座上的牧鎮南詢問道。

        牧鎮南輕吸了口氣,點頭,道:“是真的,此事也都怪我,如此龐大一筆血晶石,不應該讓他一個人去販賣的。”

        “誰,誰殺的?我牧荒要讓他一家給我爹陪葬。”

        牧荒那只金眸,此時都染上了血絲,沉聲說道。

        “皇城數一數二的傭兵公會——銀狼!這個傭兵公會實力極其龐大,我們牧氏惹不起啊!”牧鎮南有氣無力道。

  http://www.xjwdfi.live/book/59164/27058231.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xjwdfi.live。多本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duoben.net
安徽快3走势图基本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