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本小說網 > 與秦始皇做哥們兒 > 第一千一百零三章 西施琴姬

第一千一百零三章 西施琴姬

        “不是銅,而是黃金!”秦夢又淡淡的補充道。



        嘩一聲人群更是爆發出驚天動地的歡呼聲。



        這時代金銅本來就不分,尤其是小民百姓,多是使用銅來交易,在底層百姓中“金”也就被默認為了銅。



        如此一來衣裝鮮亮的秦夢頓時成為了所有人關注的焦點。



        這也是秦夢想要的效果,龍陽君既然想要利用自己的身份,何不如提早公開,也好多幾個競爭對手攪攪她的局呢?



        壯士瞪圓了眼珠子,一副不敢置信之態。



        秦夢太愛這般越王勾踐劍,可是苦于沒有劍鞘,不得已拔出身上佩劍,插了里面試了試,倒還合適,不過多一柄光禿寶劍就成了麻煩。



        秦夢低頭看了一眼地上的壯士,遞了過去說道:“看你也非小門小戶的黔首,此劍你留著,充當個臉面,放心,百金一兩都不會少你的!”



        漢子醒悟過來,也未廢話,接過秦夢手中寶劍,眼中透露到了一股令人心悸的冷厲,拱手說道:“敢為貴人是哪家王子?這份恩情,在下必當銘記終身!”



        秦夢嘿嘿笑著,又將插入劍鞘中的越王勾踐劍拔了出來,瀟灑豪邁的一指長空喊道:“聽清楚,我乃是早已滅國多年的周王子,人稱我為王子繚!”



        漢子聞聽,神情一松,穩重的行了個拜手禮說道:“多謝周王子,小人記下你的恩德了!”



        百金巨資,誰會隨身攜帶?更多的時候,金子并不流通,需要換做糧食和布匹,若是換做布匹,那要一百多匹上等的齊紈,成千上萬匹普通布帛。



        秦夢將他攙扶起來問道:“你是要糧食,要布匹,還是就要黃金或銅呢?”



        秦夢如此問,并非為賣劍人著想,而是想用此來刺探出,龍陽君到底在廣陵城有多大的勢力。



        若是龍陽君隨身攜帶金子,說明龍陽君來此是流竄作案,若是她提供了糧食和布匹,那就說明此地有她庚深蒂固的家臣同黨。



        漢子蹙眉說道:“小人要銅可否?”



        秦夢回頭向車輿看去高聲問道:“龍陽姊姊,你哪有銅……”



        未等秦夢喊完,龍陽君就急著下了車,狠狠瞪了秦夢一眼,掐住秦夢的手腕,扭頭一臉苦笑的對那漢子說道:“壯士隨我進府,布帛,糧食,銅錢順便你選!”



        秦夢被龍陽君拉扯著上了車駕,車門一關,龍陽君就苦苦哀求道:“秦弟,姊姊求求你了,安生一些嗎?”



        秦夢調皮的說道:“你不就想利用我的名聲,如此好了,天下人都知曉了,王子繚就在你的手上,不正和你意嗎”



        龍陽君被秦夢氣的直喘粗氣,用可她卻無計可施,只能用她那兇惡而又無奈的眼神一直瞪著秦夢。



        “說罷!到底要用我謀劃什么?你如實說了,我還未通情達理配合你!若是你不說,就連我也不曉得會給你惹下什么麻煩!”一招就打滅了龍陽君的士氣,秦夢頗有成就感的說道。



        “唉!”龍陽君長嘆一口氣說道:“好吧,姊姊算是服了你,對秦弟說就是了……”



        聽完龍陽君簡略意圖后,秦夢笑言道:“姊姊你不早說,要是明說了,我豈有不幫忙的道理!”



        面對秦夢的回答,龍陽君驚愕不已,弱弱的問道:“秦弟不是竭力維持楚國安定嗎?姊姊是擔心得不到秦弟的支持,才不敢對你說實話的!”



        龍陽君重操舊業,又開始謀劃復辟殷宋社稷的大業。她此來楚國,就是要分裂楚國。而他的目標正是拿下吳君李園的江東十二縣。



        就在龍陽君即將做足了誣陷吳君李園造反,準備盡收江東十二縣時,卻出了意外,李園聽信竟陵君景隆的慫恿去了鄂城。結果李園被秦夢所擒,就此龍陽君的一切謀劃都成了泡影。



        從這一點說來,自己就是龍陽君的克星,從魏國到秦國再到趙國一樁樁一件件龍陽君的復辟謀劃皆是被自己無意破壞,秦夢也是連連喟嘆造化弄人。



        分裂楚國,就是秦夢的濟世救民的宏圖大業的既定計劃。既然龍陽君有此心,沒有道理不順手幫她一把。



        不過秦夢不明白,龍陽君憑什么就能掌控住江東的膏腴之地呢?



        “楚國太后是李園的親妹妹,為何你就這么有信心扳倒李園呢?”秦夢問道。



        龍陽君微微一笑說道:“誰讓我有一個賢達而且美貌的弟弟呢?龍明長大了,我殷宋社稷后繼有人,作為兄長,焉能不助弟弟一臂之力呢?”



        “龍明……”秦夢嘴中念叨著這個名字,翻開了塵封的記憶,腦海中踅摸出了他在十年前的瘦削青澀的模樣!



        “如今他在楚國?”秦夢詫異的問道。



        龍陽君驕傲的點頭:“正是,姊姊不瞞秦弟,仲弟已成為楚國太后李姬身邊的心腹門客!”



        秦夢倒吸了一口涼氣,天下風起云涌,也就兩三月的時光,又一后起之秀就躍上政治舞臺,掌控了權柄。



        秦夢很想問問龍陽君其弟是不是還走的美人路線誘惑住了楚后李環,不過看到他滿臉的驕傲神情,嘴下也就留德了。



        “那今日赴宴又是為何?”秦夢問道。



        “赴宴為了誣陷李園有取楚王代之的野心!”



        秦夢不解其意問道:“慢著說清楚,為何我赴宴就能誣陷李園有不臣之心呢?”



        龍陽君得意一笑道:“世人都知你王子繚,不惜要與全天下為敵,也要做秦王的忠實走狗。你秘密來到廣陵,李園的臣屬盛情招待,此時傳出去,楚王宗室會如何想?”



        楚國公族當然會多想,李園殺春申君就已經顯示出了他的野心,他又借兵去了楚國南郡,更是鬧出了天大的亂子,換做親妹子李姬也不能不多想自己的兄長有不臣之心。



        秦夢默默點頭,暗贊龍陽君用心良苦,卻為自己叫屈,自己雖然費了九牛二虎之力平息了楚國動亂,可卻是一個地地道道的背著罵名的無名英雄,除了天地良心和幾個大人物知曉,誰也不會相信王子繚就是一個大善人了!



        車馬進入廣陵城令的府邸,龍陽君向秦夢拱拱手說了聲,秦弟有勞,便跳車留去了。秦夢再見到她時,龍陽君已然是一身男裝,扮作了自己的侍從。



        “您就是周王子?仆下有失遠迎!有失遠迎!”秦夢跨進一方置有假山園圃兩層小樓的院落時,就見一個濃眉大眼的中年文士,錯楞一下,突然奮起上前,伸手作揖,熱情迎接道。



        “你是……”秦夢想著他是登徒吳,還是確認了一下問道。



        “仆下廣陵令登徒吳,得聞王子大駕光臨,小城蓬蓽生輝啊!屋中請!”偷瞄了一眼龍陽君的登徒吳向秦夢更是熱情的寒暄道。



        秦夢隨著登徒吳的指引進入屋堂,屋中早已坐滿了衣冠錦繡的富態士紳。



        “上座!”登徒吳卑微的將秦夢禮讓到巨大帷幕之前的席位上,



        屋中氛圍有些詭異,一排排的眼睛都在躲躲閃閃的望著登徒吳和秦夢。



        “諸公久等,小子過意不去!”秦夢寒暄道。



        “不敢不敢!”無人敢用目光回應秦夢的客氣,都是低頭拱手回應。



        “既然貴人到來,咱們就開宴!”



        隨著坐于秦夢下手的登徒吳揮手命令府中仆役,清脆悅耳的鐘磬之聲響起,一位位家仆端上冒著熱氣的鼎簋豆盤,放于滿堂貴客案前。



        “昨日才接到吳君吩咐,飯食布置的太過寒酸,還望王子見諒!”登徒吳瞄著秦夢身后的龍陽君唯唯諾諾的說道。



        “何必麻煩!我與吳君不分彼此,一簞食一瓢飲足矣!”秦夢還就順著臺詞說了起來。



        一旁的龍陽君滿意的點了點頭。



        “聽聞王子前來,仆下特地將吳城的女閭第一冷美人西施琴姬請了過來為王子獻藝!”登徒吳說著,向宴廳后面的侍從擺了擺手。



        秦夢這時才注意道:“宴廳后面的雕花屏風之下,坐了一位撫琴的美女。



        果然就是在城外見到的那位令路人癡狂的西施美人。



        美人冷如冰霜,低頭不語,面前一具巨大的琴,以秦夢判斷當時五十弦的琴。



        等所有人人靜下來時,拂于長琴之上長袖,露出了一雙白玉凝脂般的纖手,似是隨意幾下撩撥琴弦,卻發出了沁人心扉的悅耳音聲,就如她那雙玉手悠悠的插入了男人的胸懷。



        宴廳中一切詭異氣氛都隨著琴聲的響起消解在了無形之中。



        一段青山幽谷的琴聲之后,琴聲陷入了低迷平淡之中,清淡的令人昏昏欲睡。



        就在人真要睡去時,突然一道琴音乍起,猶如萬馬奔騰,大河奔涌,嘈嘈切切之聲如同雷霆萬鈞令人頭皮炸裂,心血隨之沸騰。



        喧鬧只是一時,隨之琴音再度陷入和緩平淡,慢慢讓人有了一種夜晚無眠寂寥壓抑的情緒。



        忽又聲起,女子雙手十指并用一陣撩撥琴弦,重又讓音聲亢奮激烈起來。



        激烈過后又是另外一種輕柔,如同春風十里拂楊柳,還略略帶了一絲女兒家羞澀。



        秦夢閉眼有時如墜清幽明凈的云夢大澤之中,有時猶如身在萬馬嘶鳴之中,有時如在高山之間凝望流云,有時如在大河滔滔之上斬波劈浪,琴瑟之聲妙不可言,完全讓秦夢陷入自我冥思的境界。



        “好啊!真是好雅致啊!老朽來了,不知可否歡迎?”突然外面一陣嘈雜打破了廳中的靜謐琴聲。



        秦夢睜開一看,倒吸了一口涼氣,娘的真是隱患不散,原來是老鄂君。



        老鄂君風塵仆仆而來,一手握著竹杖,一手搭著仆從的臂膀,踉蹌的跨進了廳中。



        所有人都是一驚,向外打量去,良久之后,賓客之中的年長者認出了德高望重的鄂君啟,不可思議的驚呼道:“懷王弟,公子啟,老鄂君……”



        登徒吳最為驚慌,看了看秦夢身后的龍陽君,得到允許后,這才起身來到鄂君身前,稽首一禮后,便將自己的座位讓了出來。



        “小子啊!沒想到,這么快,咱們這么快就見面了吧!”讓人攙扶坐下的老鄂君滿面紅光的露著牙笑道。



        秦夢乜斜著眼睛了看了老鄂君一眼,向他拱了拱手說道:“還是小子心軟啊!”



        老鄂君一屁股坐下,逼人的霸氣就側露了,扒拉了幾口桌上的飯羹,飯未咽下去,就絲毫不講禮儀舉止的嗚嗚的問道:“老夫為何就炸不響天雷呢?”



        面粉那么容易爆炸,自己發明的石磨豈不就成了超級武器?不說在這個弓弩矛戟的時代,就是放到后世,遇上戰事,啥也不用,推著一盤石磨,灑上幾把麥子,只要碾轉起來,就會轟轟炸響,那也是逆天的神器啊!



        秦夢看了一眼滿頭灰白的粉塵的老鄂君,強制忍著笑意,只是故作高深的搖搖頭。那廳中的西施美女也真能沉得住起,依舊旁若無人的談著琴,故而秦夢可以一副悠然自得之態聽著西施美人的琴曲。



        “老夫為何就炸不響天雷!”面對秦夢的挑釁的目光,老鄂君把持不住情緒,突然掀桌子沖著秦夢怒吼道。



        哐啷啷,哐啷啷……一陣雞零狗碎的鼎簋豆盤滾地聲過后,廳中的琴聲也由壯懷激烈變得和緩輕柔起來,不過老鄂君身后的一眾僮仆卻拔出了劍來,以扇形排開步步向前對秦夢形成了威壓之勢。



        宴廳中的氣氛也隨之吊詭起來,西施美人似乎有意渲染廳中氣氛,琴聲也隨之陰沉壓抑起來。



        “好曲!鏗鏘聲中有殺伐之氣,柔緩音中有英雄氣短!敢問琴姬你所彈是何曲目?”秦夢突然擊節,全然不顧一群虎視眈眈的鄂君侍衛逼近,朗聲問道。



        一時間,宴廳中的氣氛更為陰冷。



        西施美人雙手大開大合,此時琴聲正值激烈,美人抬頭用她清脆卻不失剛烈的脆嗓喊道:“婢子所彈《聶政刺韓傀曲》!”



        聶政歷史四大刺客之一,游俠兒最為崇拜的刺客偶像,聶政刺韓傀被無數任俠模仿,但從未超過。秦夢收服的韓政,就是仰慕聶政才走上了刺客道路,聶政刺韓傀,秦夢如何不知?



        “壯懷激烈,英雄氣短!”秦夢聞聽,也是此情此景有感而發,握著手中越王勾踐劍仰天喟嘆道。



        “哈哈哈……真是應景!你們閃開,老夫就想看看此小子除了陰謀詭計,是否真有血氣之勇!”老鄂君仰天大笑伸著脖子嘲笑秦夢道。



        “大膽,誰敢劫持我家王子?”就在鄂君的人散去時,誰知身后的龍陽君暴起,拔出寶劍一劍,一邊向伸著脖子的老鄂君砍去,一邊尖利的大喝道。



        不曾想龍陽君出手穩準狠,一劍下去,一顆大好人頭,便就滾落在了地上。



        咕嚕嚕……咕嚕嚕……



        那依然眨著眼睛的頭顱,利用脖頸處的鮮血還在地上滾出一個標準的圓,隨著老鄂君的尸身倒地壓住了頭顱,那個圓迅速被鮮血填充淹沒。



        秦夢倒吸一口涼氣,不可思議的望著龍陽君。



        龍陽君也是一怔,立時扯著秦夢向帷幕里退去,同時聽到他那破嗓子喊道:“快救主!”



        老鄂君的十幾個侍從,本想搶步追擊,誰知帷幕后面突然沖出數十手持箭弩的黑衣甲士,鋒銳的箭矢,讓他們不得不向后退卻。



  http://www.xjwdfi.live/book/55972/26952509.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xjwdfi.live。多本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duoben.net
安徽快3走势图基本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