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本小說網 > 龍族3·黑月之潮(上) > 第三章 零號

第三章 零號

        雷娜塔哼著兒歌穿過走廊。墻壁上的白堊片片剝落,每隔幾十米才有一盞白光燈照明,這些老燈泡咝咝啦啦作響,像鬼火般一跳一閃,每盞燈只能照亮走廊的一小段,兩盞燈之間伸手不見五指,就這么黑白交替去向遠處。

        雷娜塔并不害怕,她是在這里長大的。她穿著白棉布的小睡裙,抱著她珍愛的布袋熊。布袋熊是博士送她的生日禮物,拜托破冰船的大副從莫斯科買來的。在黑天鵝港這是一件奢侈的禮物,破冰船每年可只來一次。雷娜塔給小熊起名叫“佐羅”,她從書中知道佐羅是個戴面具的俠客,一切壞蛋聽到他的名字都會嚇得瑟瑟發抖。晚上睡覺時雷娜塔也抱著佐羅,要是黑暗里藏著什么怪物想傷害她,就由佐羅干掉它們。

        走廊右側是堅厚的墻壁,左側都是小房間,一共38間,鐵門上用白漆刷著數字,從1號到38號,每間小屋里都住著一個孩子,一共有38個孩子。雷娜塔是38號,最末一號。

        她趴在一扇鐵門的小窗上往里看,小床上睡著一個男孩,那是雅可夫。她撿起一片剝落的墻皮扔進去。墻皮打在雅可夫臉上,他忽然睜開了眼睛,瞳孔在黑暗中是金色的,眼珠緩緩地掃視一輪整間屋子。確認沒有危險之后,雅可夫又一次閉上了眼睛。他并沒有醒來,這種在睡夢中掃視周圍的特性就像蜥蜴。蜥蜴睡著的時候如果感覺到周圍的風有變化,它不會立刻驚醒,而是神經系統的一部分先蘇醒,檢查周圍的動靜,如果沒問題,它就繼續睡覺。

        雷娜塔知道他不會醒,她就是砸著好玩,百無聊賴窮開心,護士們可不知道她背地里那么蔫兒壞。

        做過手術的孩子都跟雅可夫一樣,一旦入睡就不會輕易醒來,聽見梆子聲就會跟著走。

        做過手術的孩子都不需要起夜,但雷娜塔沒做過手術,所以她有時候會起床上廁所。護士們懶得每次都給紙娃娃開門,又懶得收拾她尿濕的床鋪,所以有時候不鎖雷娜塔的門,她要起夜自己去就好了。護士長嚴厲地警告雷娜塔不準借解手的機會四處轉悠,上廁所要快去快回,如果被她抓到在外面瞎轉就要關禁閉或者做手術。

        但雷娜塔很賊,很快就摸清了護士們的行動規律。過了午夜護士們就不查房了,現在她們正在值班室里喝酒打牌。這時整個樓層都歸雷娜塔所有,她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她巡視樓層就像小女皇巡視領地,去工具間里轉轉再去設備間里轉轉,扔墻皮調戲那些睡著的孩子,再去暖氣管的出風口那里吹吹暖風。

        她借這個便利搜索過樓層的每個區域,卻找不到那條黑蛇的蹤影。

        雷娜塔還記得黑蛇第一次出現的情景,那晚雷娜塔犯了錯誤正被關禁閉。她趴在冰冷的鐵門上嗚嗚地哭泣,嘶啞地念著“媽媽”。那是她哭得最兇的一次,護士們隔著鐵門大吼說,哭吧!哭啞了就安靜了!于是她就放聲大哭,想喊全世界的人來救她。她一一直哭到深夜,哭得再也發不出聲音,卻沒有人來。

        月光從小窗里照進來,照在她單薄的白棉布小睡裙上,照著她瘦弱得接近透明的小腿。

        那天晚上雷娜塔想明白了一個道理,那種要向全世界唿救的人,恰恰就是全世界沒有任何人會去救的人。

        她第一次想到,也許可以去死。

        這時整座樓劇烈地震動起來,仿佛無數金屬在轟鳴,黑色長河般的巨大身影在走廊上游過,金色的雙眼火燭般明亮。黑蛇來了,帶著狂風,青紫色的電流黏在它的鱗片和鐵門之間。它渾身的鐵鱗開合,就像歡樂的響板,它游過禁閉室的時候看了雷娜塔一眼,巨尾狠狠地抽打在鐵門上。

        于是門開了,雷娜塔跑了出去,呆呆地望著它巨大的背影。

        它是來……救她的?

        “那一千年完了,撒旦必從監牢里被釋放,出來要迷惑地上四方的列國,就是歌革和瑪各,叫他們聚集爭戰。他們的人數多如海沙。”四面八方仿佛一億個魔鬼在齊聲高唱。

        雷娜塔坐在走廊盡頭的黑暗里捂著臉放聲大哭,她不是驚恐而是歡喜,原來這個世界上還是會有人來救她的,原來這世界上還有人能聽見她的聲音,原來她并沒有孤獨到沒有同類。

        在這個世界的某個角落必有為你而生的人,當你站在懸崖盡頭時也不要失去希望,要多堅持那么一秒鐘,等那個人一騎絕塵如狂風閃電般出現在你面前。你將跨上他的馬背,即使他是被神囚禁了一千年的魔鬼。

        她停下了腳步。再往前走就到頭了,那里有一扇孤零零的鐵門,上面用紅漆寫著巨大的“zero”。

        零號房。

        這層共有39個小房間,但排序只到雷娜塔的38號房,多出的一間就是零號房。這群孩子一共只有38個,也許零號房里也住著一個孩子,可是他從未露過面,沒跟雷娜塔他們一起放過風,不在食堂吃飯,也不參加晚上看革命電影的活動。所以零號房應該是個空房間。有大膽的孩子往里面看過一眼,說那是間很可怕的禁閉室,里面有刑架一樣的東西;也有孩子說那里面其實關著兩個孩子,曾隱約聽見他們爭吵的聲音。總之零號房是個謎,護士們嚇唬孩子們的時候就說:“零號房里的東西吃掉你們!”

        按中國人的風水學,走廊盡頭的房間是一切不潔之物的聚集地,會養出可怕的東西來。這些雷娜塔都不知道,她只是本能地對零號房很抗拒。這層其他區域她都去轉過,除了零號房。

        鐵門前掛著一盞昏暗的汽燈,沒有風,火焰卻在自己搖晃。

        雷娜塔的心里忽然蹦出一個奇怪的念頭,莫非黑蛇藏在零號房里?今夜她的心理很奇怪,以往看起來猙獰可怖的零號房,現在顯得神秘又有吸引力,她不知不覺間越過了“禁入”的標志。汽燈在頭頂搖晃,投下變幻不定的影子。鐵門上銹跡斑駁,掛著一把大掛鎖。雷娜塔輕輕地摸摸大掛鎖,她還沒做好打開房門看個究竟的準備,反正她也打不開。

        掛鎖“啪”的一聲彈開,直墜下去!這么重的一把掛鎖如果落地一定會驚動樓上的護士們,那樣雷娜塔就完了!她趕緊撲過去接掛鎖。

        就這樣她一頭頂開了零號房的門。房里黑著燈,空蕩蕩的,輕微的腐爛氣息撲面而來。白窗簾慢悠悠地起落,上面沾染了某種黑色污跡,探照燈的光從木條的縫隙里透進來,隱約可見左手是一排排的鐵架,上面堆滿玻璃藥瓶,右手則是一張鑄鐵手術床,遍布黃色銹斑。雷娜塔忽然明白了,窗簾上的污跡是血,這是一間手術室。手術室里有血并不奇怪,可她狠狠地打了個寒戰,與其說手術室……不如說像肉類工廠。

        這時她聽見了隱約的唿吸聲,燈光照不到的黑暗角落里隱約有一張類似床的東西,上面躺著蒼白的人形,那人穿著一件拘束衣。那種衣服是用堅韌的白麻布縫制的,全身上下縫著十幾條寬皮帶。如果孩子鬧得特別厲害,護士就會給他們穿上拘束衣。雷娜塔也穿過一次,皮帶扣緊之后就只能僵硬地平躺,整個人像是被繭困住的蛹,扭動脖子都難,真比死還難受。比起穿拘束衣,關禁閉都算是一種享受。

        零號房里居然關著一個不聽話的小孩,也不知道他穿了多久的拘束衣,那種東西穿上幾個小時,再暴躁的孩子都會像小綿羊一樣溫順。

        雷娜塔大著膽子靠近。這回她看得更清楚了,角落里不是一張床,而是鑄鐵的躺椅。它的寬度只夠讓人半躺著,上下有很多孔洞,用來固定拘束衣上的皮帶。雷娜塔忽然可憐起這個孩子來,她被套上拘束衣的那次還只是扔在禁閉室的床上,這個孩子卻被拴在鑄鐵椅子上,連扭動都不行。

        可這個孩子居然甜甜地睡著了。

        那是個男孩,雷娜塔從沒見過他。他戴著一個鐵絲面罩,透過面罩可見一張亞洲人的面孔,清秀得近乎孱弱,黑發蓋著寬闊的額頭,眉毛漆黑挺直。雷娜塔默默地看著他,聽著他勻凈的唿吸,心情不由自主地放松了。看他睡得那么安詳,零號房也沒那么可怕了,藥味和血腥味也淡了下去,探照燈照在墻壁上,光如滿月。

        “真可憐啊。”雷娜塔小聲說。

        她沒什么能幫這個男孩的,只是看他的嘴唇有些干裂,就去水管那里接了一小捧水,隔著鐵絲面罩滴在男孩的嘴唇上。水滲進去之后男孩的嘴唇略略恢復了亮色,雷娜塔心里有些高興。

        她抱起佐羅走向門口,這時背后有人說:“別急著走啊,雷娜塔。”

        “他看起來不太正常。”邦達列夫說。

        “我們對他實施了腦橋分裂手術。”博士說,“這種手術原本是用來治療癲癇的,把連接左右兩個半腦的神經切斷,手術后兩個半腦獨立工作,不再聯通。”

        “所以他變得癡呆了?”

        “不,不是癡呆,而是人格分裂。想想看,同一個人的腦顱里,兩個半腦分別工作,彼此不對話。他們會覺得身體里有兩個自我,搞不清楚自己到底是誰。人的左右半腦負責不同的工作,欲望是由左半腦主管,道德則是由右半腦主管。左半腦喜歡性感女人,右半腦告誡你要做彬彬有禮的紳士。一般人的兩邊半腦會互相對話達成統一,但實施過腦橋分裂手術的病人可能分裂為‘道德自我’和‘欲望自我’兩個人格。”

        “就像‘善我’和‘惡我’同時蘇醒?”

        “是這樣,我們采用這種手術主要是用來限制這些孩子的能力。”

        “什么樣的能力?”

        “完美基因帶來的超常能力。這些孩子都擁有來自龍的基因,我們把他們集中在這個孤兒院里,給他們注射致幻劑,引發幻覺的同時激發他們的潛能。”博士輕輕撫摸男孩的頭發,仿佛獵人撫摸心愛的獵犬,“最終我們喚醒的與其說是能力,不如說是神的權能。”

        “接下來我們來展示奇跡,”博士緩步退后,“不要站在距他五米以內,我必須警告您,這是可能致命的實驗。”

        邦達列夫神色警惕,軍服下肌肉隆起。他是經過嚴格訓練的軍人,徒手能擰斷一頭狼的脖子,原本不必畏懼這個細弱的男孩,但在超自然的東西面前不敢掉以輕心,他把自己調整到一觸即發的狀態。博士再次敲打起那對黑色的木梆子,男孩空洞的眼睛亮了起來,眼底泛起淡淡的金色。他慢慢地扭頭看著邦達列夫,就像是一只冷血動物在端詳獵物。

        “想用眼神殺死我么?”邦達列夫說。

        “做個威脅他的動作。”博士把馬卡洛夫手槍扔還給邦達列夫。

        邦達列夫抖了抖手指,忽然半蹲,做出標準的瞄準姿勢,槍口直指男孩。槍入手很重,博士居然沒有卸掉彈匣。男孩眼中的金色忽然暴漲,邦達列夫從那雙眼睛中讀出了暴虐的殺戮意志!男孩吐出古怪的音節,周圍的空氣出現了波紋。短短幾秒鐘內,邦達列夫覺得空氣變得越來越黏稠,像是凝膠,他被裹了進去無法掙扎。更可怕的是膠水般的空氣正涌入他的唿吸道,這詭異的空氣凝膠就像軟軟的長舌,很快就會順著氣管下探到肺部。一個人的肺部若是灌滿凝膠——就只有死路一條!

        邦達列夫下意識地扣動了扳機,子彈出膛,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凝膠狀的空氣中旋轉!空氣不斷地削減它的速度,但鋼芯子彈穿透力驚人,它射向了男孩的眼睛。這顆子彈足夠掀開男孩的頭蓋骨,邦達列夫受的是克格勃的訓練,要么不開槍,要么殺人。

        男孩的瞳孔轉為熔鐵般的顏色,力量再度暴漲,子彈在他眼睛前方一寸的地方被空氣完全鎖死,旋轉緩緩停止。邦達列夫眼中流露出絕望,這是何等詭異的力量!他已經沒有力量再開一槍了,他就要死了。

        穿拘束衣的男孩醒了,黑眼睛靈動極了,有種水波在瞳孔深處起伏的奇妙感覺。他盯著雷娜塔,無聲地笑著。

        “你認識我?”雷娜塔吃了一驚。

        “我還知道關于你的很多事哦,你很有名嘛。”男孩吐吐舌頭。

        他的臉被鐵絲網遮著,表情看不很清楚,可單靠那對靈動的眼睛他就能傳達好多信息給雷娜塔。那是表示親密的眼神,還有點懇求的意思,希望她留下來跟他多說幾句話。

        “你……叫什么名字?”雷娜塔沒有跟陌生人搭話的經驗,只好干巴巴地問。

        “我?我還沒有名字,”男孩說,“我住零號房,你可以叫我零號。”

        護士們通常以孩子們的編號唿喊他們,比如雷娜塔是“38號”,安東是“16號”。

        “你好,零號,我是38號雷娜塔。”雷娜塔說。

        “你在找什么東西?”零號說。

        雷娜塔遲疑了一下:“找……找個朋友。”

        她不愿把黑蛇的事告訴零號,零號大概也不會相信那么荒誕的事吧?

        “找朋友的話……我可以么?”零號轉著眼珠,“我們可以是好朋友。”

        他大概是誤解了雷娜塔的意思,又或者是太孤單了,于是存心曲解了這句話。

        雷娜塔猶豫了好一陣子,違心地點了點頭:“好啊。”

        其實她還沒有準備好接納零號當她的朋友,她跟這個男孩才剛認識幾分鐘。雷娜塔覺得。朋友"需要認識很久,彼此之間很親密了才稱得上。她只是不忍心拒絕,零號滿臉狡猾,眼睛黏著她不放,黑亮亮的瞳子可憐又討好。

        那年一只小海豹誤入了港口,小東西大概是餓極了,匍匐在雷娜塔腳邊,嗚嗚地叫著,用類似的眼神看著她。就在雷娜塔伸出手去想摸摸它的腦袋時,護士長一鐵锨砸了上去,倒提著腳把小海豹的尸體拎了起來。晚餐他們多了一道香濃的海豹肉湯,雷娜塔一口都沒喝。她回到自己的小屋里,抱著佐羅無聲地大哭。

        零號的眼睛就像那只小海豹。

        穿著拘束衣的“小海豹”奸計得逞般嘿嘿笑:“好朋友之間該有一些表示的,對吧?”

        這家伙還真是夠黏人的……雷娜塔記得書上說好朋友之間應該彼此饋贈禮物,比如莫斯科的好孩子彼得羅夫和潘采夫成了好朋友,彼得羅夫送給潘采夫鍍金的帆船模,潘采夫回贈貝殼風鈴。可她沒有什么可以送給零號當禮物,這里的一切都是配給的,她沒仃什么個人物品,唯有懷中的佐羅。可是沒了佐羅她晚上會睡不著。她不自覺地抱緊了佐羅,擔心為了這個“好朋友”的名分不得不把它送給零號。

        “可我沒有東西可以當禮物,”零號大概看穿了雷娜塔的小心思,“那我們每人說個自已的秘密吧?好朋友之間應該互相知道秘密。”

        “我先說我的,”零號很大度地說,“我是個神經病哦!”

        雷娜塔呆呆地看著他,有神經病那么狡黠的么?

        “我真的是個神經病。我總是覺得腦袋里有兩個人在說話,一個好人和一個壞人,”零號頓了頓,眼神有點茫然,“他們中有一個人說,‘震撼一切的霹靂啊,把這生植繁茂的地球擊平了吧!不要讓一顆忘恩負義的人類的種子留在世上!’另一個說,‘沒有慈悲之心的是禽獸!是野人!是魔鬼!’一個又說,‘夷平一切的惡,唯有惡中的惡!’另一個又說,‘一切的惡,只不過遺忘了寬恕!’他們就這樣整天在我的腦子里吵吵嚷嚷的,我就有點神經病了,所以護士們把我關在這里。”

        “真可憐。”雷娜塔點點頭。

        她聽不懂零號腦袋里的小人們在說什么,不過每天都有人在耳邊吵吵嚷嚷確實叫人受不了。后來她讀了一些書,終于理解了零號這個小騙子的本質。這些深奧的話中,有些來自莎士比亞的《李爾王》,另一些來自《亨利八世》。如果零號腦袋里真的整天這樣吵吵嚷嚷,那么他的腦袋里只能是17世紀的環球劇院。

        “其實我們都是神經病。”零號笑。

        “我才不是神經病!’’雷娜塔有點不高興,”我不聽你說了!"

        “好吧,我想你也能看出我是個神經病,這個不算秘密的話,”零號想了想,“那我說另一個,在這里我最喜歡的女孩是霍爾金娜!”

        雷娜塔愣住了,不知怎么應對。孤兒院里公認最漂亮的女孩是21號霍爾金娜,她比雷娜塔高一個頭,也是淡金色頭發,但比雷娜塔的頭發長,梳成一根長辮。她比雷娜塔大了一歲,已經有點像個大女孩了,凹凸有致的身體在白袍下都很醒目,領口間能看見清晰的一條溝,眉目秀美得像是位公主。

        "你為什么喜歡霍爾金娜?’’雷娜塔問。

        “有雙很漂亮的長腿,男人都喜歡漂亮的長腿!”零號說得理直氣壯。

        “你又不算男人。”

        “我會長大的!”

        雷娜塔點了點頭:“好吧,我不會把你的秘密告訴別人。”

        “那你呢,你有什么秘密?”零號問。

        “我沒有什么秘密……”雷娜塔為難地說。

        “不可能!”零號不依不饒,“每個人都有秘密的!好朋友的話,就該把秘密告訴我!”

        雷娜塔認認真真地想了很久:“那你不許告訴別人,我有時候會尿床……”

        她低下頭,臉頰緋紅。沒人給她講過生理衛生,所以她也不知道這是個該避諱的話題,她覺得尿床是缺點,就像有的孩子口吃一樣。不過今天不知道怎么的,話一出口她就覺得不對,臉上熱得好像要燒起來。

        “從小就尿床么?”零號很感興趣的樣子。

        “哪有!”雷娜塔趕緊辯解,“就是最近才開始的!”

        “你多大了?”

        “13歲。”

        “恭喜你,你要發育咯。”零號微笑。

        “發育?”雷娜塔沒聽過這個說法。

        “就是要從小孩長成大人了。你是個小孩的時候,作為女性的身體機能是封閉的。到了十幾歲的時候,那種機能就慢慢發育成熟了。你會長出胸部,”零號微笑,“還會有月經初潮。”

        他說得很認真,沒有一點嘲諷或者調戲的意思,便如一個長者給少女講述自然的規律,透著祝福的意思。

        “什么是月經初潮?”雷娜塔意識到這可能是禁忌的問題,但還是忍不住好奇心。

        “就是下身會流出血來,之后每個月都有幾天會流血。”,零號說,“你從最近才開始尿床,是因為你開始發育了,神經系統有點紊亂。等你的月經初潮來了之后就好了。這是好事,很好的事。”

        一個自稱神經病的家伙在跟別人講解神經紊亂?

        “你初潮過么?”雷娜塔問。

        零號滿臉窘相:“我是個男孩啦,只有女孩才會有月經。”

        “那會很麻煩么?我會缺血么?”雷娜塔問。

        “是會有點麻煩,”零號想了想,“不過更多是好事啊,你會變得漂亮,像霍爾金娜一樣被大家喜歡,你也會在荷爾蒙的作用下喜歡上某個男孩,跟他在一起覺得很幸福。你們還會一起做些男孩和女孩該做的事……”

        “什么是男孩和女孩該做的事?”

        零號翻翻白眼:“到時候你就知道啦,總之那是很好的事,女孩就像花兒一樣,總是要盛開的。那時候也許我也會跟喜歡霍爾金娜一樣喜歡你哦,你要記得穿漂亮的裙子給我看。”

        “我才不要你喜歡。”雷娜塔撅嘴。

        “交換過秘密了,那你握握我的手唄,握握我的手我們就是朋友了。”零號用那種無辜的、可憐的、小海豹般的討好眼神看著雷娜塔,用這種眼神來說話對他來說簡直是駕輕就熟。

        雷娜塔敵不過他的眼神攻勢,握了握零號被拴死在鐵椅上的手。這時她注意到零號的手指上滿是被采血的傷痕,他的手腕細瘦如柴,皮帶在上面留下深深的勒痕。雷娜塔觸摸那些傷痕,忽然覺得說不出的難過。一個人每天都躺在這里,沒有人陪他玩,全世界都不知道他的存在,他連名字都沒有,他存在的意義就是被采血和注射藥物,偏偏這樣他還能笑。眼淚無聲地落在零號手心里。

        “你怎么哭了?”零號捻著濕潤的手指。

        雷娜塔抹了抹臉:“你難受么?”

        “反正每天都是這樣的,你怎么哭了?”零號固執地糾纏在這個問題上。

        雷娜塔扭捏了好一會兒。她不想說那些讓自己害羞的話,說自己在意零號的感受,以前沒人需要她的在意,她也并不在意什么人。如果身邊的孩子無聲地多或者少了一個,她也會默默地接受,慢慢地忘記,在這里每個孩子都只要安安靜靜地活著就好了。

        “告訴我嘛。”零號有點哀求的意思。

        “我看著你這樣,”雷娜塔輕聲說,“覺得很難過。”

        “我就知道!”零號笑了起來,面罩里的牙齒閃閃發亮。

        “你知道為什么非要問我?”雷娜塔有點不高興了。

        “我想聽你說出來嘛,”零號收回目光,呆呆地看著屋頂,“我從沒看過別人哭…小時候只有我自己哭,可我也沒見過自己哭的樣子……因為沒有鏡子。”

        “有人會為你哭就說明你是個東西,不然你就不是。”他輕聲說。

        這句話里藏著那么多的孤獨,這份孤獨龐大得就像外面永恒凍土帶上的冰川,在年復一年的雪風中越堆越高,永不融化,越來越高峻,越來越鋒利……但是總有一天,當孤獨的重量超過了極限,它就會崩塌,雪崩的狂潮會把整個世界都吞噬。

        雷娜塔伸手輕輕地摸著他的額頭,零號像只小野獸那樣閉上眼睛默默享受。有時候人只需要一只溫暖的手的觸摸,就像是擁有了整個世界。

        “你見過一條黑色的蛇么?”雷娜塔小聲問,“很大個。”零號睜開眼睛詭秘地一笑:“當然咯!那是我的寵物!”

        邦達列夫的臉色紫青,血管瘋狂地跳動,這是嚴重缺氧的癥狀,他的心臟還在竭力往全身輸送氧氣,但一切都是徒勞的,心臟再努力,又怎么能救活一個肺里填滿凝膠的人?

        博士敲響了木梆。男孩劇烈地哆嗦起來,像是發病中的癲癇患者。梆子聲控制了他,吟唱中斷。邦達列夫再次唿吸到了正常的空氣,只覺得那冰冷的氣體如此甜美。他跌跌撞撞地退后幾步,劇烈地咳嗽。

        “安東的能力是將領域內的空氣化為膠狀,這種能力的物理原理我們暫時還不清楚,但你已經看到了它的驚人威力,安東甚至能用空氣把高速子彈的動能瓦解。”博士說。

        “不可思議。”邦達列夫喘著粗氣說。

        博士是想讓他體驗一下這種可怕的超自然力量,不過這種體驗未免也太驚悚,他覺得自己好像剛從地獄歸來。空氣還未完全融化,邦達列夫注意到一個透明的人影從自己的側方閃過。只是眨眼那么短的瞬間,零點幾秒,但邦達列夫受的是克格勃的嚴格訓練,他絕對肯定那是一個人!一個透明的人!原本那個人是不可能被發現的,但在安東的領域中他現形了。安東的能力能把風的形狀都固定住,透明人的影子留,在了凝膠狀的空氣里。

        “入侵者!”邦達列夫大吼。他立刻戴上紅外線夜視鏡,紅外線視野中,一個模煳的影子閃入了工程電梯。看起來無人操控的電梯隆隆地上升。博士也反應過來了,他和邦達列夫同時魚躍出去,貼著冰面滑到電梯下方,抬槍發射。子彈擊中了電梯下方的金屬擋板,濺起點點火光。

        “那是鈦鋁合金的防彈板!”博士說。

        “該死!他從哪兒進來的?”

        “他是跟著你進來的,”博士說,“你進來時走的那條工程隧道已經廢棄了,我們找到龍巢后重新挖了一條更加便捷的通道,直通港口地下的研究室。沒人能從那條通道侵入,那里安裝了最先進的紅外線預警系統。但最初的工程隧道沒安裝任何警報設備,機械密碼門原本應該足夠了,但你突破了那兩扇門。”

        邦達列夫狠狠地打了個寒戰。他在隧道中也曾帶上紅外線夜視鏡四下觀察以防被人跟蹤,但沒有看到任何影子。如果這個透明人真是跟他一起進來的,唯一的解釋是,透明人始終緊緊地貼著他的后背,就像邦達列夫的影子。邦達列夫轉身,他也轉身,邦達列夫進入電梯,他也進入電梯,他始終不會進入紅外線視野。那時他有絕對的機會一刀割破邦達列夫的喉嚨!

        上方傳來了震耳欲聾的爆炸聲,顯然是入侵者引爆了激光地雷。

        “雖然是小型地雷,但威力足夠炸斷裝甲車履帶,在狹窄的空間里威力更大。”邦達列夫說。

        博士贊賞地點點頭,不愧是克格勃精銳,謹遵克格勃的宗旨,從不給后來者留路。

        幾分鐘后,兩個人持槍沖入了硝煙彌漫的工程隧道,所有激光地雷都爆炸了,縱橫交織的威力能把一頭大象炸得粉身碎骨,但他們沒有找到任何血或者尸體,紅外線視野中也空無一人。入侵者引爆了激光地雷,但還是成功地撤退了。

        “那不可能是人類。”博士說。

        “這個港口里藏著一個混血種,他一直在等待侵入洞穴的機會,今天他終于做到了!我們必須立刻封鎖港口,一個人都不準離開。這里沒有通訊設備,所有無線電都被監聽,只要我們全面封鎖,消息就不會外泄!”邦達列夫說。

        博士拿出遙控器按下了紅色按鈕。警報蜂鳴,警燈把冰原照成血色,探照燈拉出刺眼的白色光柱,整座港口如巨獸驚醒。

        警鈴聲嚇了雷娜塔一跳,接著走廊里傳來“轟隆隆”的響聲,小屋的門和窗外都落下了鐵柵欄。安全系統正在封鎖整個樓層,出入口都被鎖死,必須持有加密鑰匙才能打開。她被困在零號房里了,樓上傳來帶跟靴子急促的咚咚聲,那是兇猛的護士們扔下酒和牌從辦公室里沖出來。幾分鐘后她們就會發現雷娜塔偷入禁區,踏入這里的孩子不會有好下場,雷娜塔急得想哭。

        “別害怕,我會幫你的。我們是好朋友嘛。”零號笑。

        “我該怎么辦?”雷娜塔問。

        她已經嚇傻了,零號穿著拘束衣被捆在鑄鐵躺椅上,連動根手指都很艱難,他能做什么?可零號的眼神令人信服,他不像是在開玩笑,他笑得很認真。這個自稱神經病的家伙認真的時候有種大權在握的氣場。

        “要付出一點代價的哦。”

        “嗯。”雷娜塔點頭,現在讓她付什么代價她都愿意,只要能讓她回自己的房間去。

        “那你來我身邊。”零號說。

        雷娜塔走到了躺椅邊。

        “把我的腕帶解開。”零號又說。

        雷娜塔警覺地想往后退,她并不傻,如果零號毫無危險,護士們也不會給他套上拘束衣把他鎖在這里。打開腕帶就等于解放了他的雙手,沒人知道放出來的還是不是這個要跟她當好朋友的少年,也許會放出一個魔鬼。

        “我被捆著怎么幫你昵?”零號還是微笑,但是他的聲音忽然變了,一字一頓,古奧威嚴,“女人,汝見王座,何不跪拜!”

        他的雙瞳轉為深邃的暗金色,整間屋子都被照亮,他的吐息中混合了濃重的鼻音,就像神在云端的王座上說話。雷娜塔只看了他一眼就再也無法挪開視線,她沉溺進去了,沉溺在冰冷的水中,她覺得自己正在經受著一場洗禮,托著她、令她不會沉入水底的人就是零號,他像父兄般威嚴。她跪在躺椅邊,恭恭敬敬地解開了零號的腕帶。

        “我喜歡聽話的女孩。”零號的聲音冷冷的,不含一絲感情。

        他活動僵硬的手腕,抓住了雷娜塔的肩膀,把嬌小的女孩舉起,強迫她跨坐在自己腿上,撕開了她的睡裙。少女即將發育的嬌小身軀白得像是羊乳,任何觸碰都是褻瀆,但零號兇狠地捏著她的身體,四處留下青紫色的手印。雷娜塔的腦海中一片空白,她不明白這是怎么了,一瞬之間零號就變了。前一刻他們還是好朋友,后一刻零號就變成了想要吃掉她的野獸,難道之前那些可憐的眼神都只是把獵物誘入圈套的手段?

        零號暫停了對她的侵犯,把腕帶在躺椅邊的角鐵上用力摩擦,腕帶被磨斷了,他的手腕也磨破了。他隨手把血抹在雷娜塔小小的胸口上,像是要以雷娜塔的身體為畫布繪制某種血腥的圖騰。警燈把雷娜塔的肌膚照成危險而誘惑的紅色,她被鮮血涂滿的素白身體美得炫目而猙獰。

        這就是所謂的“強暴”么?雷娜塔聽說過這個詞,但是在她想來這個詞只屬于大人的世界,離她很遠很遠。零號揭開面罩,狠狠地咬住雷娜塔的嘴唇,咬出血來。雷娜塔不知道零號到底是要強暴她還是要吃了她,極度恐懼中她放聲大哭。

        “把零號控制住!”護士的咆哮聲震耳欲聾。

        護士長手持電棍狠狠地捅進零號嘴里,一名粗壯的護士趁機把雷娜塔和零號分開。又有幾個強壯的護士撲了上去,把零號死死地壓在躺椅上。零號嘶聲狂吼,拼命掙扎,血把拘束衣都染紅了。

        “鎮靜劑!給他大劑量鎮靜劑!”護士長大吼。

        一名護士抬腿,穿著高筒軍靴的腳踩住零號的手腕,她手握高壓空氣針,以用鑿子的手法把它鑿進了零號的大臂里。高壓空氣自動把鎮靜劑推送進去,藥效瞬間發作,零號掙扎的力量越來越小,半分鐘后他像具尸體那樣靜了下來,眼神木然地看著屋頂。

        護士長一巴掌打在雷娜塔的臉上:“看看你都做了些什么!你這種不討人喜歡的姑娘活該被魔鬼吃掉!”

        雷娜塔的目光呆滯,還沒從剛才的恐懼中恢復過來。

        “給她也來一針鎮靜劑?差點被瘋子強xx的感覺可不好受。”一名護士說。

        護士長厭惡地看了一眼雷娜塔被血污染的身體:“也許她喜歡被強xx的感覺呢?小姑娘們就要開始發育了不是么?她們也會想男人!別管她,被強xx也是她自找的!我看她只是在裝可憐!”

        “博士正往這邊趕來。”一名護士跑進來大聲說,“其他孩子都在自己的房間里,沒有異樣。”

        “用鐵鏈把零號捆起來,把38號帶到她自己的房間里鎖起來,大家看好每間房間,不準隨便走動!這個樓層現在全面封鎖!”護士長脫掉白大褂,整了整軍服裙,“我去給博士做匯報!”這個四十多歲的老女人扭動腰肢,鞋跟嗒嗒脆響著去了。

        雷娜塔看著護士們找來一根粗大的鐵鏈,把零號的雙臂和雙腿都牢牢固定住,又用鉗子擰緊。一名護士牽著近乎赤裸的她離開。臨出門前的一瞬,她覺得后背有一絲暖意,那種感覺就像是有人在背后注視著你、送別你那樣。她下意識地扭過頭去,在某個瞬問,神情木然的零號忽然眨了眨眼睛。這個小動作只有雷娜塔一個人看到了,他的眼睛還是那么靈動和狡黠。

        他的嘴唇動了動,唇語是:“晚安。”

  http://www.xjwdfi.live/book/42739/16085610.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xjwdfi.live。多本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duoben.net
安徽快3走势图基本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