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本小說網 > 獸鬼 > 第八十六章 下來

第八十六章 下來

        隨著持續不停的殺戮,神秘的力量不斷涌入薛易體內,匯聚在胸前的紋路之中。

        而薛易也越來越興奮,仿佛渾身的每一寸血肉都在歡悅跳動,每一滴血液都散發著炙熱的溫度。

        薛易也開始有了另外一種感覺。

        起初,他揮刀之時,只覺得有了一種空明的感覺。

        岑家刀法在他的手中使用越來越流暢,越來越順心應手。

        但是到了后面……

        他卻逐漸覺得岑家刀法的使用,變得越來越生澀。

        隨著殺戮越多,他越發感覺刀法別扭陌生。

        他仿佛又回到了剛掌握岑家刀法的時候,是那么不熟悉和無法駕馭。

        甚至到了后面,他開始疑惑自己究竟還是不是在用岑家刀法殺人?

        亦或者是在僅憑本能揮砍?

        這種感覺開始讓薛易煩躁。

        而煩躁使得他越發瘋狂地殺戮這些土匪。

        殺!

        殺殺殺!

        殺殺殺殺殺殺殺殺殺殺殺殺殺殺殺殺殺殺!

        ……

        突然——

        薛易才發現周圍已經沒有活人了。

        腳邊地上,盡是殘破死尸。

        他不知道自己究竟殺了多少土匪,但是來攻擊薛易的土匪,已經被他全部殺完。

        薛易站在死人堆里,氣喘吁吁,環顧四周。

        原本熱鬧非凡的石窟之中,已經變得蕭索寂寥。

        在一邊,一些被挾持來此的百姓已經趁機奮起反抗,和幾個土匪搏斗。

        在另一邊,南宮長墨和顧長安也同樣渾身浴血,在追殺著最后幾個逃竄的土匪。

        一聲咆哮吸引了薛易的注意。

        是那站在高臺熊皮椅子上的大掌柜。

        他提著一柄砍刀,穿著一身殘破的鎧甲,正在憤怒叫吼,企圖指揮石窟之中僅剩的個位數土匪。

        就是他了!

        薛易眼中涌現森冷殺意,提刀就朝著高臺沖去。

        大掌柜也留意到了薛易的靠近,他雙手握緊砍刀高高舉起,恭候以待。

        薛易的腳步沒有絲毫遲疑。

        他的雙目一直盯著大掌柜渾身。

        大掌柜的鎧甲幾乎護住了所有要害,這些鎧甲鐵質,十分堅固。

        這鎧甲雖然不夠厚,但是想要依靠刀的劈砍破開那將會十分困難,最好的辦法便是直刺,但是直刺卻容易導致刀被卡住。

        薛易的雙目移上了大掌柜的臉。

        這里是他沒有被鎧甲護住的弱點!

        薛易已經沖上高臺,大掌柜就在面前。

        一聲破空聲響起。

        大掌柜的砍刀已經朝著薛易斬下!

        薛易也毫不猶豫揚起刀,雙手持刀朝著砍刀迎去。

        “呯——!”

        砍刀和鮫皮刀碰撞在一起。

        但是這樣的碰撞,卻并非直面相撞。

        薛易的一刀,砍在了砍刀的側面,將大掌柜的砍刀劈偏。

        在雙刀相碰的瞬間,薛易的身軀猛地提起,握刀的雙手猛地將刀柄超前一壓,刀刃滑過砍刀,瞬間點沒入了大掌柜的臉中。

        看似長刀輕輕一點,但是大掌柜的眼眶已經被深深破開,刀刃甚至已經砍開了他眼眶深處的大腦。

        岑家刀法招式諸多特點里,其中之一便是講究一個“點”勁。

        所謂點勁,類似于拳法之中的寸勁,要求能夠在沒有足夠空間發力,在極短的距離內能夠瞬間爆發出超強的勁道。

        當初為了練習這個點勁,薛易在岑家一直長時間劈柴。

        他劈柴的方式,并非是揚起長刀砍下,將柴劈開。

        而是將刀刃直接壓在柴上,依靠雙臂下壓,將刀刃壓入柴中把柴破開。

        這樣的長期練習,使得薛易能夠在短距離內將用刀點,也發揮出用刀劈斬的威力!

        大掌柜就是在長刀一點之下,瞬間斃命。

        薛易從大掌柜眼中抽出刀尖。

        大掌柜僵直的身軀才轟然倒地。

        薛易站在高臺。

        持續的戰斗殺人是一件極為消耗體力的事情,即便他夠矯健,也有詭異變化的支撐,到了現在也不由得渾身一陣乏力。

        石窟之中,遍地死尸,血腥刺鼻。

        這里的土匪,已經被殺盡。

        南宮長墨和顧長安在死尸之中尋找著還未死透或者裝死的土匪,然后結束他們的性命。

        而幸存的那幾十個百姓,則在嚎啕大哭。

        除此之外,還有風吹過石窟發出的聲音。

        薛易來到熊皮大椅上坐下。

        熊皮有些粗糙,但是足夠厚軟。

        他將滴血長刀橫陳于膝蓋上,背靠熊皮,腳踩大掌柜的尸體。

        熊皮椅在高臺之上,坐在上面視線開闊,能夠俯覽整個石窟。

        尸骸遍地,鮮血流淌。

        決定人生死的力量,才是最強的力量!

        薛易不由得在想。

        那些身居高位的人,他們坐在官座上,掌控更多人生死,又是何等威風?

        甚至……

        坐在皇座上的人呢?

        他執掌天下生殺大權,皇命之下,伏尸百萬,血流千里。

        薛易從不認為坐在皇位之上的人,能夠抵擋自己一刀。

        但是他卻握有千軍萬馬,權力使得他能讓無數人向他跪拜屈服。

        那是強大而恐怖的力量!

        薛易不禁哈哈大笑起來。

        有識之士皆說天下將變,如果天下變亂,那么對于出身草莽之人來說,將會是個挑戰,也是個機遇!

        薛易期待這樣的挑戰和機遇!

        南宮長墨提著刀來到了高臺之下,望著薛易冷聲說道:

        “下來。”

        “嗯?”薛易疑惑地望向南宮長墨。

        南宮長墨聲音依然冷漠:

        “從那個椅子上下來,那不是你該坐的。”

        薛易依然坐在熊皮椅上,身軀微微前傾俯視著高臺下的南宮長墨:

        “坐一坐,又怎么了?”

        南宮長墨回答道:

        “那個椅子,是匪首之座。周圍亡魂慟嚎,冤屈沖天,而上面承載的只有扭曲的欲望和血腥。這樣的椅子當被燒毀,人在上面久坐,必被其蠱惑。”

        薛易哈哈一笑,拍了拍椅子的扶手說道:

        “在我看來,這不過是張普通的椅子,嗯……是比較舒服寬敞的那種,很適合休息。師弟,如果你殺人殺累了,也不妨上來坐著歇息一陣。”

        南宮長墨沒有繼續解釋爭辯,只是冷聲說道:

        “下來!”

        薛易也微微瞇起了眼睛:

        “南宮長墨,你非要和我作對?!”

        挑釁!

        在薛易看來,這就是南宮長墨對自己的挑釁!

        一張破椅子,南宮長墨也能借題發揮,這定是他想要和自己爭奪岑家掌門人的原因!

        南宮長墨武功很高,薛易沒有把握在武藝上贏他。

        但是薛易也從不怕他。

        身體的詭異變化,就是薛易最大的底牌。

        南宮長墨已經不再多言。

        他抬起還在滴血的長刀,刀尖指向了熊皮椅上的薛易。

        意味不言而喻!

        薛易心頭狂怒,眼中兇光不斷跳動。

        看來,著石窟里的廝殺,還尚未結束……

  http://www.xjwdfi.live/book/36161/16539932.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xjwdfi.live。多本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duoben.net
安徽快3走势图基本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