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本小說網 > 獸鬼 > 第三十章 偷藝(求收藏,求推薦票!)

第三十章 偷藝(求收藏,求推薦票!)

        岑家客堂。

        薛易和新弟子南宮長墨一同跪拜在岑軒岳面前。

        岑軒岳喝了一口茶,開口說道:

        “岑家刀法講究簡潔明快,靈活輕捷,橫行疾斗,飄忽如風。有生龍活虎之態,有閃電旋風之妙,有飛箭流星之快,有鬼沒神出之奇。老夫既然收你二人為徒,自然要將岑家刀法傳授于爾等。不過……”

        說道最后,岑軒岳微微停頓。

        薛易聽到此處,知道岑軒岳要講解真正的岑家刀法,不由得屏息凝神,認真細聽。

        只聽岑軒岳繼續說道:

        “不過聞道有先后,南宮長墨自幼習武,如今武藝底子已經結實,是到了學習岑家刀法的時候。而薛易你根基尚淺,還需繼續磨練。所以老夫今日,就只傳授南宮長墨一人,薛易你出去繼續練習吧。”

        薛易聞言一愣,然后急忙說道:

        “師父,還請容許弟子旁聽!弟子覺得已經——”

        “放肆!”岑軒岳沉聲打斷,“莫非你質疑老夫的判斷?”

        薛易垂下頭:

        “弟子不敢!”

        岑軒岳冷哼一聲:

        “老夫知道你心中不服氣,那么老夫便讓你看清自己!取木刀來,你們兩人便比試一番!”

        薛易心頭疑惑。

        自己的基礎刀法明明已經練習得十分熟練,也到了該學新武藝的時候,為何會這樣?

        就因為這個南宮長墨有錢有家底?

        還是……自己真的不到火候?

        盡管疑惑,薛易和南宮長墨還是各自持了一柄木刀,在客堂之中相對站立,等待比試開始。

        薛易望著眼前的這個師弟。

        南宮長墨雖然年紀不大,但是卻顯得少年老成。他沉默寡言,即便面對岑軒岳也很少說話,仿佛能將一切都壓抑在心里埋藏。

        薛易手中木刀抬起:

        “師弟,我準備好了。”

        南宮長墨手中木刀后揚,微微頷。

        岑軒岳依然端坐在椅子上,他開口下令:

        “開始吧。”

        命令已下,但是兩人都沒動。

        薛易打量著南宮長墨,他沉穩如山,雙眼仿佛沒有絲毫波動。

        他是一個真正的武者!

        薛易心中清楚,南宮長墨的那雙眼睛,和自己在雪地里見過的那名劍客十分相似。

        那種氣勢,平靜而又自信。

        宛如刀在手中,就無所不能。

        南宮長墨沒有動,薛易知道這是他的禮讓。

        將搶占先機的機會,讓給師兄。

        也是一種真正武者,對于初學者的禮讓。

        亦可理解為,強者在讓弱者。

        薛易雙目一凜。

        他打算先出手了!

        對于這一場比試的勝負,薛易其實并不是太在意。

        一個技藝初學者,本身就很難戰勝一個技藝精湛者。

        這場比試對于薛易而言,最重要的是學習!

        他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著南宮長墨,想要看清楚南宮長墨的一舉一動。

        想要看他,如何應對自己這一刀!

        薛易手臂肌肉猛地膨脹,木刀竭盡全力朝著南宮長墨的脖子斬去!

        木刀劃破空氣,呼嘯而至!

        先下手為強!

        薛易雙目依然盯著南宮長墨,余光卻瞥見長刀就要砍在他的脖間。

        這一刀,薛易覺得已經十拿九穩!

        然而——

        南宮長墨后揚的木刀陡然消失!

        不是消失……

        是度太快!

        薛易心頭大震!

        跟著——

        薛易只覺得額間一陣勁風襲來,吹得頭亂飛,皮膚刺痛。

        南宮長墨的木刀,已經穩穩地停頓在了自己額頭前!

        輸了……

        一瞬間薛易便已經知道了結果。

        僅僅一招,自己就輸了……

        不好!

        薛易的木刀全力揮砍,根本收不回來,完全無法停頓!

        眼看就要砍傷南宮長墨!

        一只修長的手掌卻已經出現在了薛易木刀的軌道之上,是南宮長墨!他的手已經穩穩地抓住了木刀,宛如一把鐵鉗。

        薛易微微一愣,隨后松了一口氣。

        他的視線隨后轉移到了停頓額前的木刀上。

        這一刀,南宮長墨究竟是如何砍出的?

        竟然……快到如此地步!

        薛易目光微微黯然,原以為自己已經很厲害了,但是面對真正的武者,卻連一刀都接不下……

        額前的木刀收回,抓住薛易木刀的手也隨之松開。

        南宮長墨已經恢復成了直立的樣子。

        薛易嗓子有些干澀,問道:

        “這一招,叫什么?”

        南宮長墨面容依然冷峻:

        “南宮家刀法第十七式——斷風斬。”

        薛易抱拳行禮:

        “是我輸了……師弟,受教了。”

        薛易輸得沒有任何一點不服氣,他心服口服。

        南宮長墨很強,這就是真正的武者。

        而薛易相信,自己遲早也可以這樣強!

        甚至……更強!

        比試完畢,岑軒岳贊許地看了南宮長墨兩眼,然后又望向薛易,拉下臉來說道:

        “薛易,現在你可明白了?”

        薛易行禮說道:

        “弟子明白……弟子這就出去。”

        說完之后,薛易便離開了客堂,并且把客堂房門也帶上。

        只留下岑軒岳在客堂之中,獨自傳授南宮長墨武藝。

        外人,不得旁觀。

        薛易獨自走到了院落之中。

        要說不甘心,是有一些。

        岑家刀法,才是真正的寶藏。

        而這個寶藏,如今只有南宮長墨能取,自己卻毫無資格。

        “不知要練到什么時候,我也才有資格得師父傳藝?”

        薛易隱隱覺得,岑軒岳好像有些偏心。

        那老頭仿佛在防著自己……

        是這樣嗎?

        如果是,那又是為何?

        就因為南宮長墨有錢有家底,又練過武。而自己,一無所有,甚至連拜師費都沒能繳清?

        薛易晃了晃腦袋,不去想這些。

        他現在已經意識到,自己當初能夠拜入岑軒岳門下,無疑是一件極為幸運的事情。

        并且自己也在學藝的過程中,真的開始逐漸強大。

        自己應當感恩,而不是猜忌!

        隨后——

        薛易的眼睛,又變得如同火焰般炙熱。

        方才的比試,他看清楚那一招斷風斬的很多東西……

        如果自己只是專注于比試,定然無法看清那么多。

        也幸好只是比試,從而讓自己能夠不用擔心生死,而仔細觀察對方。

        武者傳藝,不能被外人看到。

        就是怕武藝泄露。

        而薛易這一次雖然算得上是“偷學”,但畢竟是有所收獲!

        幸好自己沒有放過任何一個學習的機會。

        否則,定然要錯過一切。

        ……

        岑軒岳在客堂內傳授武藝,持續了很長時間。

        即便是最后傳授完,也是留南宮長墨在門窗緊閉的客堂之內練習,嚴防他人窺視。

        隨著酉時到來,便是晚飯時間。

        這一次,岑家之中比以往多了一個人。

        雖然多出了南宮長墨,但是其實和沒有也沒多大區別。

        這個人一句話也不會多說,只有當岑軒岳問時才會簡短回應,沉默得和塊木頭一樣。

        反倒是薛易和岑玉二人話很多。

        最后岑軒岳冷聲說了一句“食不言!”之后,兩人才訕訕閉嘴。

        吃完晚飯之后,薛易和南宮長墨便各自離去。

        薛易回到家中,靜坐閉目,一直仔細回憶,不放過白日里見到的一分一毫。

        直到夜幕降臨,薛易才迫不及待地趕往東郭。

        郭墻下的深邃黑影中,薛易手持木刀,開始模仿。

        他的木刀微微后揚,如同白日里南宮長墨一樣的起手式。

        “接下來,該是如何?”

        白日里比試的影像,開始在腦海中回放。

        南宮長墨右手持刀,身形向右側,左臂抬起向右彎曲。

        薛易也右手持刀,身形向右側,左臂抬起向右彎曲。

        南宮長墨左臂向左甩動,腰身也向左甩動,持刀的右手也隨之向左揮砍。

        薛易也左臂向左甩動,腰身也向左甩動,持刀的右手也隨之向左揮砍。

        一刀揮出!

        薛易皺起眉頭,這一刀隱隱之中有幾分相似,但是實際差的太遠。

        到底還差在哪?

        薛易重新閉上眼睛,細細回想。

        對了!

        還有腳!

        當時南宮長墨全身,無論是肩膀、胸膛、腰腹、胳膊、手腕、腿腳,全都一同力,才導致那一刀如此迅捷凌厲!

        薛易深深吸了一口氣,重新睜開眼睛。

        他再度模仿著南宮長墨,嘗試施展出這一招。

        試了兩次,效果并不理想。

        這是薛易自身導致的,想要做到全身上下如此協調力,并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

        薛易不得不繼續練習。

        寅時,也就是睡覺歇息的時間很快到了。

        薛易卻已經不打算歇息,他如今正在亢奮的頭上,無論如何也要讓自己做到那一招的效果。

        他練習了一遍又一遍,手掌上的老繭已經磨掉了,卻已經還在拼命嘗試。

        而他模仿那一招的效果,也在慢慢接近。

        他全身逐漸趨于協調,最終和南宮長墨當時一致。

        一刀揮出,隨后停住。

        薛易又皺起眉頭:

        “還少了一點……究竟還缺在哪里?”

        這一刀,已經和南宮長墨的斷風斬十分形似。

        但形似神不似。

        薛易不得繼續閉目靜思。

        他就宛如一截木樁,站在黑暗里一動不動。

        夜里濕氣很重,露水打濕了他的頭眉毛和衣服,而嚴寒又使得那些露水凝結為一層白霜。

        “是肌肉!他當時肌肉的使用,有著獨特的竅門!”

        薛易猛地睜開眼睛,繼續練習。

        他在嘗試從反復的練習之中,找出那種竅門來。

        他不停地練,重復地練,在摸索著那種感覺。

        這樣的練習無疑十分艱辛,他很快就接近虛脫。

        況且這樣自己摸索,而沒有人傳授經驗竅門的練習,很容易把人練傷練廢了。

        但薛易不同。

        他身體的詭異變化,能夠讓他稍微歇息便能恢復。

        這也是旁人即便有心,卻也無法做到像薛易這般偷學的原因。

        南宮家的武藝,對于身體和肌肉的運用定然有著一套成熟完善的秘訣。

        這樣的秘訣薛易不可能得知。

        他也不奢望能學會那一套完整的秘訣,他只求能掌握這一招斷風斬的竅門!

        僅僅模仿和摸索這一招,還是有很大希望的。

        于是他再度練習。

        距離那一招的真相,他也越來越近!

        時間流逝,東方的天際也開始泛起魚肚白。

        卯時就要到了。

        方城之中,需要點卯的胥吏、販賣早餐的商販也都已經起床。

        郭墻之下的陰影隨著夜色開始緩緩消退。

        薛易手中木刀后揚。

        最后一刀!

        斷風斬!

        木刀破空而過……

        薛易雙目一喜!

        形似神似!

        經過細微入至的觀察學習,再經過無數次的模仿訓練和調整,他終于看清了這一招的真相。

        也終于掌握了斷風斬的竅門!

        雖然這一刀的效果,還達不到南宮長墨那一刀迅捷,甚至做不到南宮長墨那般瞬間收力停頓,但是薛易缺的也僅僅是積年累月的練習而已。

        “哈哈,我終于學會了!哈哈哈哈哈……”

        有所收獲之后,薛易忍不住暢快地大笑起來。

        汗水換來的喜悅,才會充滿成就感。

        他收起木刀,開始朝著岑家走去。

        卯時將近,可不能遲到了。岑軒岳對自己本來就顯得冷淡,若是再遲到,恐怕只會導致他對自己印象更差。

        天已經蒙蒙亮了。

        在經過孝廉牌坊的時候,卻沒有看到那個老媼的身影。

        她……今夜應當沒有找不到回家的路吧?

        薛易略一猶豫,買了份早餐,抓緊時間前往老媼家看望。

        還好,老媼一切無恙。

        最后薛易才渾身輕松地來到岑家。

  http://www.xjwdfi.live/book/36161/16011020.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xjwdfi.live。多本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duoben.net
安徽快3走势图基本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