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本小說網 > 辣手狂兵 > 第218章 詠春高手

第218章 詠春高手

        葉義誠去了那家輪胎修理廠。

        他最終選擇了妥協,葉義誠這么做都是為了林素娥,他不答應鄒驚濤的條件,鄒驚濤會喪心病狂的虐待她。

        一斗米養個恩人,一石米養個仇人。

        師傅過去對鄒驚濤多好,師傅將鄒驚濤當成半個兒子來看待,可鄒驚濤呢,卻不學無術偷奸耍滑,好賭成癡。

        師傅他老人家恐怕怎么也不會想到,他會被這個缺德敗性的鄒驚濤活活氣死。

        在他死后,一家人仍然活在鄒驚濤的陰影和?毒之下。

        這家輪胎修理廠,看起來平平常常,沒有什么異常之處。

        但這里卻是深城涉黑幫派四海幫的據點。

        四海幫是個靠著走私為營具有涉黑性質的幫派,這個幫派有點類似清末販賣私鹽的鹽幫,但唯一不同的是,四海幫走私的貨物里最多的是毒品。

        葉義誠從沒有想過和這樣的一個涉黑幫派有什么來往。

        但他還是來了。

        葉義誠在修理廠內找到了一個修理工。

        他報了自己的名字后,那修理工像是知道他的事兒一般,帶著他去找了尤瘸子。

        尤瘸子的真名叫尤進,但在道上混的久了,真名倒是顯得舉重若輕,尤瘸子這三個字倒是成了金字招牌。

        “葉兄弟,你來的還真是時候,我們四海幫這次安排了五個選手參加地獄之門黑拳賽,有你在我們四海幫勝出的幾率大的多。”尤瘸子坐在椅子上。

        他的腳下還有一個火盆。

        在漢東一帶,烤火盆并不常見,但在寒冷的冬天里,用火盆取暖的確是一種較為實用的方法。

        “鄒驚濤,就讓你安排我做這個?”葉義誠擰起了川字眉道。

        “葉兄弟你可別小看這個地獄之門黑拳賽,這黑拳賽的輸贏可是直接影響到地頭的劃分,我們四海幫可不想輸,而且也不能輸。”尤瘸子夾了一塊黑炭到了火盆里。

        “那鄒驚濤說了沒有,怎么樣他才愿意放過小師妹。”葉義誠蹙眉問道。

        “你們的恩怨我不清楚,但只要葉兄弟你能拿下黑拳賽的冠軍,你有什么要求,我會給鄒部長提的。”尤瘸子眼睛瞇起似笑非笑的說道。

        “記住你說的話!”葉義誠看著尤瘸子,他扔下了這么一句話后扭頭就走。

        “葉兄弟明天晚上八點,麻屯十里坡水庫,咱們不見不散。”尤瘸子開口道。

        葉義誠沒有回答尤瘸子,但為了林素娥,就算赴湯蹈火他也會在所不辭。

        卓偉晚上到了皇家一號。

        楊保良打電話,安排卓偉到這邊坐坐。

        卓偉這次去的是楊保良的辦公室,楊保良的這個辦公室看起來和一個裝修高檔的包廂沒什么區別。

        要說區別最大的地方,就是楊保良辦公桌的后面掛著一幅匾額,上面寫著四個大字,寧靜致遠。

        “卓先生,明天地獄之門黑拳賽的海選賽就要開始了,這次光是深城就有上百個選手參加,六場比賽,淘汰制。”楊保良道。

        楊保良說完,還給卓偉到了一杯熱茶。

        卓偉端起了茶杯,吹了吹抿了一口:“選手的資料有么?”

        “有,這次參賽的選手里有幾個好手,狼青幫是你和譚紫娟,義和團那邊請了一個練詠春拳的好手,四海幫那邊也有準備。”

        楊保良將參賽選手的資料遞給了卓偉。

        “像是狼青幫、義和團和四海幫這樣的幫派,每個幫派會安排五個選手參加比賽,參賽選手的人數是有限制的,這是已經報了名字的選手。”

        卓偉拿起了這份資料翻看了起來。

        “保良哥,我有一點不明白,義和團和香江那邊的新義和有什么關聯么?它們的名字就差了一個字。”卓偉道。

        “義和團和的四海幫的情況有點相似,四海幫是大圈幫的分支,香江那邊的新義和以前也叫義和團,和深城的這個是平起平坐的,但香江那邊的義和團發展非常迅猛,改名新義和后,幾乎吃掉了香江所有的地頭。”楊保良解說道。

        “但深城的這個義和團和香江的新義和現在是兩個完全獨立的幫派,他們互相之間不牽扯。”楊保良又道。

        “明白了。”卓偉點了點頭。

        “義和團這個練詠春的高手是個女的?”卓偉看著資料有些意外道。

        “詠春拳最早的創始者是明末清初閩南南少林的庵堂堂主五枚師太,五枚師太的拳法本就是女子防身拳法,后來經過衍化,又分出了詠春拳、龍形拳和洪拳等,詠春拳之所以得名是因為另一個創始人嚴詠春,嚴詠春也是一名女子,詠春拳里有很多陰柔的動作,并且有保護女性要害的招式,詠春拳雖然流傳到了現代,男女皆可以練習,但想練到正宗極致,非女性不可。”

        楊保良雖然只是個普通人,但他對武術的發展和歷史卻很精通。

        卓偉當然知道詠春拳是女性所創,只是現在練詠春的名家里面女人真的很少。

        “看來得會會她了。”卓偉道。

        “除非她能殺進決賽,你們才有碰頭的可能,卓先生你真正要對付的對手是四海幫的這個牛海濤。”

        “這個牛海濤,以前是漢東省散打冠軍,這個牛海濤剛剛刑滿釋放。”楊保良介紹著牛海濤的情況。

        “他犯什么事兒了?”卓偉好奇道。

        “這個牛海濤打死了他的教練,據說他的這個教練對他做了一些不好的事情。”

        楊保良也沒說是什么事兒,但他將這個牛海濤提出來就是為了讓卓偉注意。

        “行,我會留意點的。”卓偉點了點頭道。

        停頓了一下,卓偉想到了什么道:“保良哥,過幾天我想讓你幫我一個忙。”

        “卓先生有事兒你盡管提,我能幫到忙的,盡力。”楊保良道。

        “我想從你這邊借點人,到時候了我會給你打招呼的。”卓偉道。

        “這個容易,卓先生你要是遇到什么作難的事情,你一通電話,下面的弟兄們隨叫隨到。”楊保良保證道。

        “多謝了。”

        卓偉選擇和楊保良合作,當然不是為了去打什么黑拳賽的。

        等保險庫的事情結束后,調查田貫中的死因也用得到楊保良,而楊保良的人脈廣,手上能動用的資源多,和楊保良合作屬于互取所長。

  http://www.xjwdfi.live/book/19575/9526729.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xjwdfi.live。多本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duoben.net
安徽快3走势图基本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