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本小說網 > 辣手狂兵 > 第211章 賭局

第211章 賭局

        “那近身武器呢?防身的總得帶著吧?”劉國輝苦笑道。

        啥裝備都沒有,那不叫作戰,那叫赤膊上陣打群架。

        “劉隊長,你喜歡用的軍用指虎,五千你趁手的鯊魚刀喀秋莎那邊都幫你們訂了。”卓偉道。

        “那卓偉你呢,你那把狼嚎呢?”劉國輝問道。

        “我有一把工兵鏟能當刀使喚,挺趁手的就用那個就行了。”提起狼嚎,卓偉心里也不是滋味。

        進監獄前,狼嚎也交公了,狼嚎是用hsla特種鋼材鍛造的。

        這種鋼材航母上才會用到,航母上用到的鋼材一般能承受數十噸的艦載機起降壓力,并且能抵抗噴氣式戰斗機數千度的噴壓高溫氣流。

        而這種鋼材最大的特點就是堅硬而且韌性極佳,這種特種鋼材的屈服強度達到了七百兆帕。

        七百兆帕什么意思呢?

        普通鋼材的屈服強度是二百多兆帕,普通鋼材遇到堅硬的物體很容易變形,但這種特種鋼材就不容易變形,并且硬度是普通鋼材的數倍。

        狼嚎是特級軍工水準鍛造的,卓偉并沒有將狼嚎當做一把特戰刀,而是將它看成自己情同手足的兄弟,好像它也是一只能看懂人心的狼一般。

        “卓偉,你發什么癔癥呢?”提起狼嚎,卓偉的眼神有些拋錨。

        劉國輝喊了他一聲。

        “沒事,劉隊長,等該準備的東西到了,你陪著我去找一下謝彥鋒,打開保險庫的時候必須有他在。”卓偉反應過來后道。

        卓偉心里老惦記著狼嚎的事兒,倒是忘了正事兒了。

        “卓偉,我有個想法,你感覺這樣行不行,咱們把謝彥鋒控制住,然后咱們讓這個墻頭草配合咱們把保險庫打開,等保險庫打開后,咱們先進去拿證據,等證據到手了,再來個聲東擊西,讓謝彥鋒通知郭芙蓉。”劉國輝提出了一個方案。

        “控制住謝彥鋒?”卓偉皺了皺眉。

        “這也是個辦法,不過這個謝彥鋒可是個公眾人物,他要是第二天上午不出現在奇思科技,恐怕會引來外界的猜疑。而且事后他要是報警,咱們可能會吃不了兜著走。”卓偉蹙眉道。

        謝彥鋒畢竟不是普通人物,卓偉他們綁了謝彥鋒不是不可以,但后果難以預料。

        “吃不了兜著走?卓偉你多慮了!”劉國輝咧了咧嘴。

        “劉隊長,你的意思是?”卓偉看著劉國輝。

        “以前你還是新兵蛋子的時候,我怎么給你說的,不僅要分析當前的局勢,還要將目標人物的性格剖析出來,這個謝彥鋒為什么當墻頭草?他不就是為了錢嘛,郭芙蓉以天華集團的名義投資了他的項目,那如果郭芙蓉倒了呢,天華集團是不是要繼續投入?”

        “咱們拿到了證據,郭芙蓉就不可能在那個位置上繼續坐下去了,她肯定會被警方帶走審查。郭芙蓉被帶走那么天華集團的合法繼承人就只剩下你的未婚妻田嘉欣,像是他這樣的墻頭草會為了一個鋃鐺入獄的女貪污犯,得罪天華集團的新主人嗎?他敢舉報咱們,就讓你未婚妻安排撤資,看是他害怕還是咱們害怕!”

        劉國輝提出的這種想法,倒是另辟蹊徑,而且看起來似乎有些道理。

        “劉隊長,你說的有道理,但你也知道外界對我未婚妻的看法,現在絕大多數人還將她當成是殺人兇手。就算郭芙蓉進去,她也不可能那么快回到天華集團。”

        “有可能董事會這一關,她就過不了。”

        劉國輝的想法大膽,但卓偉考慮事情則比較謹慎,郭芙蓉也不是那么容易對付的。

        “那要么你就去查清楚田貫中死亡的真相,要么咱們就賭一把,鐵證如山的情況下,買漲買跌吃酸吃辣就看謝彥鋒他自己了。”劉國輝據理力爭道。

        劉國輝綽號獨眼狼,這只獨眼狼的優點是敢打敢上,缺點剛愎自用,容不下別人的意見。

        但劉國輝冒險的提議,卓偉卻是認真聽著。

        卓偉盤思了一番后,道:“劉隊長五千,今天就先討論到這里,我再好好想一想。”

        “卓偉你自己看吧,最終怎么行動,我們還是會聽你的。”劉國輝道。

        劉國輝現在也改觀了許多,而且他也能理解卓偉,卓偉的謹慎也是不想讓他和伍俊峰出事。

        劉國輝晚上回了長青電子設備廠。

        伍俊峰則對著卓偉道:“哥,我覺得劉隊長的提議可以試一試!”

        “小心駛得萬年船,我好好考慮一下。”卓偉道。

        卓偉拿起了那個檔案袋,他將檔案袋拆開,喀秋莎是不同意他先插手調查田貫中死因的,喀秋莎希望卓偉能將全部的心思放到保險庫上。

        喀秋莎的意思,卓偉也能理解。

        拿到了對郭芙蓉不利的鐵證,能直接將郭芙蓉這個壞女人送到號子里去。

        樹倒猢猻散,他們的壓力會小很多,另外得到了那半張地圖,卓偉也能向老頭子那交差。

        點了一支煙,卓偉從檔案袋里抽出了四五張打印出來的資料。

        “阿贊果阿,年齡歲,泰國著名黑衣阿贊,擅長情降蟲降飛針降,歲起拜師鬼王派降頭大師阿贊蘇,阿贊果阿的降頭術非常靈驗,除非實力高超的白衣阿贊或是法力高強的龍婆,否則被下降之人必死無疑。”

        “這都是什么鬼?阿贊?降頭師?”卓偉感覺身上冒起了一股寒意。

        他接著看了下去。

        “契加寺俗稱黑寺,始建于暹羅大城王朝公元年,寺內最著名的建筑蘭納風格佛塔毀于吞武里王朝年地震,后經不斷翻修保留了當年的原貌的同時,又興建了數座大殿。”

        卓偉快速的翻閱著紙張。

        “年蘭納風格佛塔重建,各界捐助者甚多,年重建和擴建項目完成。”

        “這到底和郭芙蓉有什么關系?”卓偉翻到了最后一頁。

        最后一頁是一份英文的捐建者名錄。

        這一頁只是復印了長達十五頁的名錄的首頁。

        “郭芙蓉,田貫中?”卓偉看到了郭芙蓉和田貫中的名字。

        楊保良給的這個線索,似乎指明了一個方向,但這個契加寺到底和田貫中的死因有什么關聯?

        卓偉有些疑惑,方向有了線索太少,而且看起來調查這件事,怕是需要花費很長的時間。

        卓偉徘徊了一番,但最終他決定按照劉國輝提議的那樣賭一把。

  http://www.xjwdfi.live/book/19575/9526722.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xjwdfi.live。多本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duoben.net
安徽快3走势图基本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