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本小說網 > 辣手狂兵 > 第210章 神秘俱樂部

第210章 神秘俱樂部

        楊保良賣了卓偉一個人情。

        卓偉從楊保良車上下來的時候,禿鷲他們已經杠上了天華安保的人。

        “泰國的一座寺廟?”卓偉皺了皺眉。

        田貫中的死因,就像是剝洋蔥一樣,剝開了一層里面還有一層。

        但總算有些進展,卓偉已經將聯系方式留給了楊保良,楊保良說如果卓偉想去泰國走一趟的話,他可以介紹他的那位泰國朋友給卓偉認識。

        禿鷲他們拖住了天華安保的人。

        卓偉去找了喀秋莎。

        卓偉親自當了一回護花保鏢,陪著喀秋莎這朵混血玫瑰一起離開了長青電子。

        卓偉將和楊保良談的事情,說給了喀秋莎。

        “代表狼青幫去打黑拳?卓偉你腦子是不是燒壞了?”喀秋莎驚訝道。

        堂堂狼牙突擊隊的前任隊長,全軍區鐵人三項記錄保持者,去幫一個街頭幫派打黑拳,卓偉不覺得丟人,喀秋莎都替他感到丟人!

        “如果這個檔案袋里的東西,真的和田貫中的死因有關,這筆交易還是值得的。”卓偉卻是開口道。

        “咱們的任務是什么?你保護好田嘉欣,打開保險庫拿到該拿到的東西就完了!我說句卓偉你不愛聽的話,澄清田貫中的死因是警方的工作,和你的任務一點關系都沒有。”喀秋莎說話很直接,但她是為了卓偉好。

        卓偉之前去燕子山療養院救薛天佑,就已經耽誤了任務,喀秋莎可不想再出什么茬子。

        “喀秋莎你別生氣,你看我執行任務什么時候失敗過?”卓偉見喀秋莎生了氣干笑道。

        “我真沒生你的氣,我就是提醒你該干什么不該干什么,我是你的接頭人,我得對你的行為負責,田貫中的死因你想調查可以,打開保險庫以后你想怎么做都隨你的便,你答應楊保良參加那個黑拳比賽,我也不攔著你,但卓偉你心里要明白,什么事情才是最重要的。”

        卓偉拿到了那半張地圖,他就可以擺脫限制和困境。

        要是兩年前的卓偉,什么冷面什么安保部四大天王,能成他的絆腳石嗎?

        喀秋莎真是為了卓偉好,卓偉這個人的確有原則講情義,但這些優點反而成了他的羈絆。

        卓偉帶著喀秋莎回了天城紫府。

        喀秋莎看都沒看那個檔案袋。

        拆了那個檔案袋,卓偉肯定會分心。

        “卓偉,我和劉隊長商量過了,你們打開保險庫需要準備的東西,我這邊會想辦法弄到,劉隊長晚上還會過來,關于保險庫的事情你們好好再商量商量!”

        到了車庫的時候,喀秋莎說完便冷著臉下了車。

        見到喀秋莎生了氣,卓偉干笑著一臉的無奈。

        但喀秋莎進到她自己的房間后,立刻打開了筆記本。

        喀秋莎懶得管郭芙蓉在泰國做了什么,這不是卓偉必須要管的事情。

        但卓偉要參加那個地下黑拳格斗,喀秋莎卻很上心,她擔心卓偉受傷,她需要查清楚地獄火俱樂部是什么來頭,參與比賽的格斗選手又是什么實力。

        花開兩朵各表一枝。

        郭芙蓉晚上站在辦公室的落地窗前,她臉上陰云密布。

        田貫中的資產和股份被凍結后,在一些執行集團方針政策的事情上,她碰了釘子。

        郭芙蓉所持有的股權,并不能確保她在天華集團董事會站穩腳跟。

        長青電子的脫離和天華制藥的丑聞,讓董事會里的股東對她頗有異議。

        除了董事會,監事會那邊的韓監事也找到她談了集團總體財務盈利的問題。

        單是長青電子脫離這一項,就給天華集團造成了百分之十一點二的營收下滑。

        如果繼續這樣下去,按照韓監事的口氣,監事會怕是會對她發起彈劾。

        “以前沒怎么當回事的阿斗,竟然讓我如此的被動!”郭芙蓉眼神里浮現出了一絲慍怒。

        她感覺田嘉欣一個人肯定做不到這種程度,田嘉欣的背后肯定有什么人在幫她!

        “郭總,保險庫那邊有線索了。”冷面走了進來。

        “說說看。”郭芙蓉的表情恢復了清冷。

        “謝彥鋒之前是深城企業家聯合會的理事,田貫中是會長,企業家聯合會里還有一個人和田貫中來往密切,并且這個人很有可能和那個保險庫有關聯。”冷面意有所指道。

        “田向東。”

        “這個田向東之前出面收購天華電子的股權,現在想來,背后指使他這么做的應該就是田嘉欣那丫頭。”郭芙蓉緩緩的開口道。

        “郭總,您看怎么處理這件事?”冷面道。

        “讓鄒驚濤安排人去盯著田向東,田向東有什么動作,第一時間向我匯報。”郭芙蓉道。

        “明白。”

        “郭總還有一件事,今天楊保良的人在長青電子設備廠門口,打傷了咱們十幾個人,您看這件事需不需要我去處理?”冷面請示道。

        “楊保良?”郭芙蓉淡淡的一笑。

        “這個楊保良自我感覺也太良好了,他以為他是皇家一號的老板,插手得了碼頭上的毒品生意,就覺得自己有多了不起了。”

        “郭總,這個楊保良還是那個俱樂部的人,咱們天華集團的海運生意還需要那個俱樂部的人幫扶,這件事要是鬧僵了……”冷面有些猶豫。

        “他是什么角色,大王小王還是順子?就算是那個俱樂部里的大王小王也得給我三分薄面,他算什么東西!”郭芙蓉冷哼道。

        “郭總這個我明白,那個俱樂部里也就是一群烏合之眾,但畢竟他們掌管著各個地下錢莊的脈絡,就算是公司那邊也輕易不想得罪他們。”冷面有些為難道。

        “你現在已經不是黑鷹安保公司的人了,你是我的人,你放心我會給那個俱樂部的人面子,但這個楊保良安排他的人去自首,現在又打傷了天華安保的人,也該給他點顏色瞧瞧了。”郭芙蓉淡淡道。

        “郭總,您想怎么處理?”

        “既然他們有他們的規則,那咱們就按照他們的規則來,楊保良押注哪一方能贏,你叫鄒驚濤安排個人過去給他添點亂子就是了。”郭芙蓉淡淡道。

        “我明白了。”冷面點頭道。

        卓偉晚上坐在沙發上,他的旁邊是劉國輝和伍俊峰。

        現在卓偉完全不擔心田嘉欣的安全問題了,有伍俊峰在,田嘉欣的人身安全是有保障的。

        劉國輝和伍俊峰都需要趁手的家伙。

        喀秋莎那邊能搞來的就只有打鳥的散彈狗和‘捷克板球’之類的氣狗。

        “得了能用就得了,離開部隊以后,別說是氣槍了就是射釘槍也沒摸過!”再給劉國輝一次選擇,他還真不想退伍。

        他寧愿到邊疆放牛,也想守著那一身軍裝。

        “劉隊長,現在不比以前在部隊上了,就算喀秋莎幫咱們弄到了家伙,能不用咱們還是別用。”卓偉提醒道。

        規定就是規定,紀律就是紀律,他們不能拿著對付郭芙蓉當借口,在小區里擦槍走火。

  http://www.xjwdfi.live/book/19575/9526721.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xjwdfi.live。多本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duoben.net
安徽快3走势图基本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