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本小說網 > 辣手狂兵 > 第162章 啞巴的畫【四更!】

第162章 啞巴的畫【四更!】

        老耿的人生就像是落湯雞一樣,失敗的不能再失敗了。

        比較起外面的世界,老耿更愿意享受籠子里的生活。

        最起碼他在這里,比呆在外面有尊嚴,而且吃得飽睡得好。

        自由兩個字,是有錢人的專屬,對老耿這樣的社會邊緣人而言,是一種荒涼和寂寞。

        “那耿哥,你是不是也想像那個老頭那樣,死在這里?”卓偉將老耿給的煙點上問道。

        卓偉能理解老耿,老耿這樣的人對生活已經失去了信心。

        “死在這里也好啊,最起碼不挨餓不受凍!”老耿笑容里帶苦。

        他也不想死,但卓偉有的選擇,他有么?他已經注射了疫苗。

        且不說能不能出去,就算出去又能怎么樣呢?他沒錢看病。

        “耿哥,你就真的沒有什么在乎的人,或是想要做的事情了么?”卓偉問道。

        “在乎的人”老耿眼神黯然了一下。

        “沒有,我就是一個人吃飽全家不愁,但卓兄弟你以后最好不要再進雜物室了,這事兒要是被老鄧知道,他肯定饒不了你。”老耿道。

        “我知道。”卓偉點了點頭。

        卓偉也不會跟鄧子貴一般見識,要不是被困在這里,還肩負著救人的事兒,卓偉早就一巴掌將鄧子貴這個瘸腿蒼蠅拍飛了。

        “我這邊你放心,我不會自討沒趣,卓兄弟我回去了,等會見!”

        老耿的表情看起來密不透風,實際上老耿進了那個雜物室后,心里便波瀾起伏。

        誰不怕死?尤其是近距離接觸死亡。

        老耿上樓的時候,腿都是嗖嗖的顫。

        而卓偉在房間里吸著煙。

        他上山砍木材,目的是為了做一個木筏。

        看到雜物室里的那三具尸體后,卓偉不打算單獨帶著薛天佑出去了。

        既然來了,既然被困在這了,玩就玩個大的,卓偉還真就不怕捅婁子,而且這次他要玩個大的!

        上午訓練結束的時候,卓偉去打了飯。

        鄧子貴讓卓偉給禿頭男和啞巴送飯。

        卓偉給禿頭男送完飯后,去了啞巴的房間。

        卓偉看到啞巴后,將盒飯放在了床頭柜上。

        啞巴看都沒看卓偉,他在畫畫。

        說起來啞巴也確實另類,老耿給大家帶東西,像是卓偉這樣要煙的有好幾個。

        還有要啤酒的,要成人用品的都有。

        但啞巴呢,卻要了畫板畫紙還有彩鉛。

        啞巴用黑色的鉛筆勾勒出了一個女人的線條。

        他的畫有些生澀,人物的線條也是歪七八扭的。

        但啞巴畫的很認真。

        卓偉拍了拍啞巴的肩膀,示意他可以吃飯了。

        啞巴看到卓偉后,情緒有些激動,他咳嗽了幾聲。

        啞巴腳邊的垃圾桶里,帶血的紙團又多了一些。

        “我不想和你說話,你和瘸子還有老耿一樣,都是壞人!”啞巴對著卓偉做了手勢。

        “不是你想象的那樣。”卓偉同樣用手勢回應。

        “我雖然不會說話,但你騙不了我!”啞巴很氣憤道。

        啞巴認為卓偉和鄧子貴他們不一樣,可昨天卓偉主動打了禿頭男,這讓啞巴很生氣,對卓偉也有了看法。

        “你不是認識字么?我可以讓禿子解釋一下昨天的事兒。”卓偉繼續做手勢。

        啞巴見狀,手語道:“不用解釋,他就算過來說情,也是被你們逼的!”

        啞巴似乎很難去相信一個人,卓偉失信了一次,啞巴似乎就不打算給卓偉第二次機會了。

        卓偉見狀苦笑了起來。

        但卓偉看到了臨床上的毛衣和線球。

        那個愛化妝的男人,不僅酷愛擦脂抹粉,還喜歡打毛衣。

        不過卓偉像是想到了什么,他走到了臨床,從線球上扯了一圈毛線下來。

        “你為什么拿他的東西?”啞巴對著卓偉做手勢。

        “我和他的關系很差,你動他的東西,他會以為是我弄的。”啞巴擔心道。

        而卓偉手語道:“我等會會給他說的。”

        停頓了一下,卓偉又道:“啞巴,你想出去么?”

        “去哪?”啞巴意外道。

        “去外面,回家!”

        啞巴見狀,面色倒是一變。

        “我回不去了。”啞巴有點沮喪。

        “那你就真的不想再見一下你的媽媽么?”卓偉道。

        “見了我會更痛苦。”啞巴搖了搖頭。

        而這個時候化妝男卻是走進了房間。

        化妝男見到卓偉后,登時笑瞇瞇了起來:“帥哥,我剛才跟鄧哥哥說了,他答應讓我跟你一個寢室。”

        化妝男說著,手還朝著卓偉的身上摸了過去。

        卓偉見狀,身上泛寒氣啊。

        每個人都有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的權利,卓偉不歧視化妝男,但化妝男搞這么一出,就有點滲人了啊!

        卓偉側身避開了化妝男的‘偷襲’。

        “你為什么非得和我住一個屋子呢?我晚上睡覺打呼嚕容易影響到你!”卓偉起了一身雞皮疙瘩道。

        “沒事,有幾個男人睡覺不打呼嚕的?”化妝男笑瞇瞇道。

        “而且我還會磨牙齒。”卓偉搪塞了一些理由道。

        “磨牙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互相包容嘛。”化妝男咯咯一笑道。

        “我整理東西了啊,等會我就搬過去!”化妝男像是吃定了卓偉一樣快速的收拾東西。

        卓偉頭大了起來,卓偉本來還想和化妝男說毛線的事情,但現在他顧不得了,他去找了鄧子貴。

        “鄧哥,你怎么讓我和那個人住在一起?”卓偉尷尬道。

        “他和啞巴不對付,你反正也是一個人住,就湊合湊合吧!”鄧子貴剛吃完飯,鄧子貴喝了口茶。

        鄧子貴的愛好就是喝茶,除了喝茶似乎就是整人。

        “禿子那邊不能住人么?”卓偉皺了皺眉道。

        “你啊,就將就將就吧,別挑三揀四的!”鄧子貴向來說一不二,而且鄧子貴挑了挑眉頭,他安排的事兒,卓偉可沒權利說不。

        但坐在一旁的老耿,卻是幫卓偉說了話。

        “老鄧啊,那個變態騷擾卓兄弟可不是一次了,你讓他和禿子一個房間吧,那變態要是晚上騷擾卓兄弟,我看卓兄弟早上都打不了飯了!”

        “老耿,你這不是讓我下不來臺么?我都答應他了!”鄧子貴哼道。

        “你是這個宿舍的老大,不就是一句話的事兒么,誰敢反對?”老耿嘿嘿笑道。

        “你欠我一個人情!”

        鄧子貴雖然囂張跋扈,但老耿幫卓偉說話了,鄧子貴也開了后門。

        “行了,卓宇航你回去吧,我一會兒會跟他說的!”

        “多謝了,鄧哥。”卓偉說這話的時候,還看了看老耿,卓偉的眼里帶著感激。

        卓偉可不想和那個化妝男睡一個房間,那種感覺想想都瘆得慌。

  http://www.xjwdfi.live/book/19575/9526666.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xjwdfi.live。多本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duoben.net
安徽快3走势图基本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