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本小說網 > 辣手狂兵 > 第161章 黑拳賽(三更)(求守護、果子)

第161章 黑拳賽(三更)(求守護、果子)

        皇家一號夜總會。

        馬知了臉色難看的坐在包廂里。

        喀秋莎竟然跑了,而且還是在他們的眼皮子底下。

        當然在場的不只有他一個人,梁棟和法格魯也在。

        一個梳著背頭,頭發油光锃亮,西裝革履,但長相很普通的男子走了進來。

        “保良。”馬知了見到這個男子后立刻站了起來。

        這個男子正是皇家一號的幕后老板,深城黑道上鼎鼎有名的大哥級別人物,楊保良。

        楊保良四十多歲,但馬知了對楊保良非常的恭敬。

        “知了,你這步棋走的可真臭,天華集團的爛攤子你也管么?”楊保良拿起了酒杯,倒了一杯洋酒道。

        “保良,我都有點后悔了,現在我騎虎難下,梁棟那邊讓我負責找人,找不到人,他就要找我的麻煩!”馬知了臉色難看道。

        楊保良聞言,倒是淡淡的一笑:“這個姓梁的還真是把他自己當根蔥了。”

        “要不是他背后有郭芙蓉撐腰,我他媽真想剁了他!”

        馬知了現在脖子上就像是拴上了狗鏈子,馬知了還從沒有體驗過這么恥辱的感覺。

        “既然當初你們是在長青電子找到的那個女人,那么那個女人肯定和長青電子的孫彩霞有聯系,不妨從孫彩霞那邊下手試試。”楊保良在深城黑道上是個超然的存在。

        那些地頭幫派,狼青幫也好,義和團四海幫也好,都很給楊保良面子。

        楊保良這些年已經洗白,很少再干黑勾當,但得知了馬知了的事情,楊保良卻指點了一二。

        停頓了一下,楊保良又道:“這次你要是找到了他們要的人,就抽身而退吧,那個姓梁的如果再為難你,你就讓他來找我。”

        “保良,對不住你了。”馬知了尷尬道。

        馬知了自己攬的事兒,最終卻要楊保良擦屁股。

        “人在江湖飄,都有打眼的時候,但知了你記住,不要被人當槍使。”楊保良提點道。

        “還有一件事,黑拳賽就要開始了,給我推薦幾個好手,這次義和團和四海幫都找了身手不錯的選手,你這邊也別掉鏈子。”楊保良道。

        “保良,你放心,我絕對找個能打的來!”馬知了保證道。

        卓偉凌晨三四點的時候,偷偷溜了出去。

        他去了北面的山上,卓偉朝著四周看了看,他拿著工兵鏟對著一棵樹砍了下去。

        這工兵鏟的刃口相當鋒利,一鏟子劈下去,眼前的粗大樹干登時被劈開了一道口子。

        卓偉再下一鏟子,這樹干落到了地上。

        卓偉快速的動作,他專挑碗口大小的樹干,這工兵鏟的側面一面是刀刃,一面是鋸齒。

        卓偉劈了七八根樹干后,將上面的小樹枝鋸掉。

        他將這些粗樹干打成捆后,扛在了肩膀上。

        卓偉趁著天還沒亮,扛著木材去了宿舍。

        卓偉將木材搞到了那間雜物室里。

        卓偉從雜物室里出來的時候,也是累的不行。

        七八根粗木頭捆在一起,跑那么遠搞回來可不是簡單的事情。

        卓偉正要鎖門,可這個時候,老耿卻是從衛生間里走了出來。

        老耿剛才在蹲坑,看到卓偉后,老耿一愣:“卓兄弟,起這么早?”

        卓偉看到老耿后,倒是尷尬無比:“耿哥,現在還不到五點,你今天是太陽打西邊出來了啊。”

        雜物室的門還開著,卓偉故作鎮定,但他知道他這樣無異于掩耳盜鈴。

        “拉肚子,我是被疼醒了。”老耿笑了笑。

        老耿說完,突然聞到了什么。

        “這是什么味啊?”老耿捂住了鼻子。

        老耿循著味道看向了卓偉的身后。

        隨后他愣住了。

        “卓兄弟,你從雜物室里出來的?”老耿驚訝道。

        “你怎么進去的?這雜物室不是上鎖了嗎?”

        這雜物室是宿舍里唯一不能去的地方。

        卓偉是怎么進去的?

        老耿好奇之下,卓偉卻是突然將老耿拉扯進了雜物室。

        隨后卓偉關上了門。

        “耿哥,這件事你能不能不說出去?”卓偉表情很認真的說道。

        “卓兄弟你是怎么進來的?”老耿驚訝道。

        老耿說完,還被刺鼻的味道嗆的咳嗽了起來。

        “我怎么進來的不重要,耿哥你知道這雜物室里放的是什么么?”卓偉盯著老耿。

        老耿再圓滑也躲不過卓偉的火眼金睛。

        “不知道啊,老鄧也沒進來過。而且王醫生交代了,誰也不允許進這里。”老耿解釋道。

        “耿哥,你來一下。”卓偉招呼了老耿。

        “這里怎么這么多木頭?”老耿看到地上的木頭后一愣神。

        “你該關心的不是這些木頭。”卓偉走到了一個下鋪,他掀開了一個塑料布。

        刺鼻的味道從塑料布下面擴散了開來。

        卓偉將手機背光打開,老耿看到下鋪的東西后,起先沒反應過來,緊接著他汗毛倒立了起來!

        “這是什么?”

        “這這這!”

        老耿那張抹了油的嘴都結巴了!

        “這是尸體,好像是以前住在這里的臨床藥檢員的尸體。”卓偉解釋道。

        “這個也是。”卓偉掀開了另外一個塑料布。

        老耿看到尸體后,有點嚇傻了。

        “上面這個也是!”

        卓偉還要繼續掀開上鋪的那個塑料布。

        可老耿卻阻止了他,“卓兄弟,你別再讓我看了,我心臟受不了!”

        “咱們先出去吧,要是被人發現了,可就不好了。”老耿勸道。

        老耿是真的不知道,這雜物室里停放了三具尸體。

        老耿和鄧子貴他們算是四期的臨床藥檢員,老耿也聽說過之前的臨床藥檢員的事情。

        像是病老頭和啞巴那樣的情況,似乎也不是少數。

        但老耿從沒有往壞處想過。

        這個雜物室福爾馬林的味道很濃,老耿有點喘不過來氣,他和卓偉離開了雜物室后,老耿跟著卓偉去了卓偉的房間。

        透了透氣,歇了一會兒。

        老耿遞給卓偉一支煙,他自己也點上。

        老耿心有余悸道:“卓兄弟,那三具尸體你是什么時候發現的?”

        “我也才發現不久。”卓偉道。

        “算上病老頭,三期的住在這棟宿舍里的,已經死了四個了,這還是能瞅見的。”

        老耿狠狠的吸了一口煙。

        “我看啞巴也活不長了。”

        “耿哥不行了,咱們逃出去吧,如果天華制藥的這種疫苗有隱患,你現在去醫院治療還來得及。”卓偉勸道。

        老耿聽卓偉這么說,卻是啞然失笑:“出去?出去我就是睡大街的命,更別提看病了。”

  http://www.xjwdfi.live/book/19575/9526665.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xjwdfi.live。多本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duoben.net
安徽快3走势图基本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