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本小說網 > 辣手狂兵 > 第685章 猜測

第685章 猜測

        南宋末年,逐鹿群雄,北面的金國被蒙元所滅,西夏也被蒙元屠戮。

        南宋是支撐最久的國家。

        耶律闊臺原本是西域后遼王族,但蒙元用人倒是有一套,很多被他們征服的地方會出現偽軍,蒙元人少,但他們通過提拔偽軍將領來擴充軍力。

        耶律闊臺是西域魔教的教主,自封是長生天的使者,是先知,耶律闊臺的武功也是相當了得。

        當世除了天子槍岳昭雪,他怕是再無敵手。

        從謝平川的口中,卓偉了解到了六大世家和耶律闊臺之間的恩恩怨怨。

        孔秦關燕皇甫謝六大世家流轉到了現在,其實已經式微了。

        過去世家之中,還出過不世高手,但現如今能踏入先天境界,就已經算得上一個世家之長了。

        當然當年的西域魔教早就灰飛煙滅,耶律闊臺死后不到三十年,鐵木真的繼任者,就將流竄到大食地界的西域魔教余孽一網打盡。

        按照謝平川所說,西域魔教之人,雖然個個武功高強,但他們有個特點,就是見不得日頭。

        耶律闊臺的血蠱,和西域魔教的武功,本就至陰至邪,陰陽相克,西域魔教的武功也不是沒有破綻。

        “三哥,這樣吧,明天上午你跟著我去內院一趟,我帶你見一個人。”卓偉安排道。

        卓偉現在心中已經有了些猜測,拉魯讓屠金菊研究的嗜血癥病原體,應該就是謝平川口中的血蠱。

        而當初尤哈巴拉盜走耶律闊臺的尸體,如果西域魔攻真的那么厲害,指不定耶律闊臺的尸體真的生了什么。

        “見一個人?卓偉你關子賣弄的……”謝平川干笑了起來。

        “有些事兒,說不清楚,三哥你見到了就知道了。”卓偉道。

        而次日,卓偉帶著謝平川去了內院。

        當卓偉和謝平川走進內院的時候,拉魯倒是看著監控畫面對著索爾達娜道:“索爾達娜,你的任務來了。”

        索爾達娜的實力,殺掉卓偉應該是易如反掌的。

        拉魯已經聽說了,博多瓦納魯瓦族叛軍全線潰敗的事情,他也了解到了卓偉在當中揮的作用。

        拉魯也知道卓偉是來尋仇的,當初卓偉父母的事情,的確和他有關。

        “拉魯先生,這兩個人都要做掉么?”索爾達娜問道。

        “你看著辦吧,處理的干凈點就是了。”拉魯微笑道。

        而在內院這邊,卓偉帶著謝平川去找了屠金菊。

        屠金菊有事兒在忙,她安排了一個實習生帶著卓偉他們去了隔離室。

        在隔離室里,拉塞爾還是那樣盤膝坐在床上。

        卓偉點了一支煙。

        “三哥,就是這個人,這個人被下了蠱。”

        “怎么是個黑人啊,而且……他練過武術?”謝平川也是一臉費解。

        “我調查他以前的簡歷,他是個黑幫成員,年輕的時候,做過拳擊館的陪練。”卓偉解釋道。

        “他胳膊上還插著輸血管的針頭,他這是……”謝平川走到了變色玻璃前。

        可這個時候,拉塞爾突然睜開眼睛,看了一眼謝平川。

        “卓偉,這玻璃是透明的嗎?”謝平川問道。

        “說是變色玻璃,里面看不到外面。”卓偉解釋道。

        “你看看他,好像在看咱們!”謝平川道。

        而謝平川說著,拉塞爾卻緩緩的從床上走了下來。

        拉塞爾盯著謝平川和卓偉,隨后他開了口。

        因為有變色玻璃阻擋,謝平川和卓偉只能看到拉塞爾的口型動了,但聽不到聲音。

        “他說叫咱們進去談一談!”謝平川看懂了拉塞爾的口型后,色變道。

        卓偉也看明白了拉塞爾想說的話,卓偉猶豫了一下,倒是對著那個實習生道:“我們能進去么?”

        “我沒有權限,只有屠教授能進去。”那個實習生賠笑著解釋道。

        卓偉聞言,倒是看著隔離室里的拉塞爾。

        卓偉的嘴唇也動了,但他沒出聲音,只是做口型。

        “你到底是誰?你和阿連浩特血庫里的那具干尸有什么關聯?”卓偉問道。

        而拉塞爾似乎看懂了卓偉的話。

        “你又是誰?”拉塞爾感興趣的看著卓偉和謝平川。

        “你先回答我的問題,你和耶律闊臺是什么關系?”卓偉這次的問題更明白了一些。

        卓偉對拉塞爾的身份是有所懷疑的,卓偉說著還拿出了那張牛皮。

        當拉塞爾看清楚了那張牛皮后,瞳孔一番收縮,他表情變得有些暴躁了起來。

        “這東西怎么會落到你的手里?”

        而卓偉見到拉塞爾認出了他手上的這張牛皮,心里卻是一沉,看來他之前的推斷是正確的,這個拉塞爾還真的和耶律闊臺有關。

        索爾達娜進到了研究所里。

        燕子山療養院內院雖然管理森嚴,但對拉魯代表的基金的代理人,還是相當客氣的。

        不過內院里,不讓攜帶管制刀具,索爾達娜沒有攜帶她那把巨劍。

        當索爾達娜走到了隔離室的門口時。

        她看到謝平川和卓偉正在一起小聲商量著什么。

        謝平川也看出了拉塞爾的不簡單,西域魔教的血輪三法中的血傀大法,就是在人身上下蠱。

        這個拉塞爾就算不是耶律闊臺奪舍之身,也應該是一個血傀。

        血傀能感應到主人的位置,謝平川感覺不用再跑了,想辦法將這個拉塞爾帶走才是正確的選擇。

        那個實習生已經離開了,謝平川開口道:“卓偉,要不你給屠所長說一下,咱們把這個人帶走得了。”

        “三哥,這事兒說起來有點復雜,這個拉塞爾是黑鷹安保咨詢公司的臨床實驗體,咱們要是帶他走,黑鷹安保咨詢公司那邊肯定會有動作。”卓偉解釋道。

        “黑鷹安保咨詢公司?聽起來有點耳熟……”謝平川還不知道黑鷹安保咨詢公司的血岸工程計劃。

        當然卓偉一開始也沒說,不過現在看起來有些事兒還是點破了的好。

        “黑鷹安保咨詢公司,又被稱為黑鷹國際,是北美最大的雇傭兵組織,這個拉塞爾牽扯到了黑鷹安保咨詢公司的血岸工程計劃,黑鷹安保咨詢公司想通過臨床實驗,來驗證血岸工程計劃的可行性,他們的目標是打造一支可以控制并且十分忠誠,體能素質比較過硬的部隊。”卓偉解釋道。

  http://www.xjwdfi.live/book/19575/17151914.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xjwdfi.live。多本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duoben.net
安徽快3走势图基本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