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本小說網 > 辣手狂兵 > 第634章 失憶癥

第634章 失憶癥

        田嘉欣上午坐在會議室里。

        今天的會議,田嘉欣堅持自己做筆記。

        當她寫了兩張筆記后,手卻是不由自主的抽搐了起來。

        “小張,你來幫我做記錄,我去一下衛生間。”田嘉欣起身去了衛生間。

        伍俊峰看到田嘉欣從會場里出來,則和其他安保部的人,跟了上去。

        但他們只是等在衛生間的門口,田嘉欣進去后,她沒有上廁所,她洗了洗手,可右手不自然的顫抖卻更厲害了。

        田嘉欣想起了半個月前,和薛靜甜一起去天華中心醫院做檢查的事情。

        醫生支開了薛靜甜,他告訴田嘉欣,田嘉欣的后遺癥以后會越來越明顯,不超過三五年,就會有很嚴重的失憶癥,往后……恐怕連生活都不能自理。

        這件事田嘉欣沒有跟薛靜甜提,身邊沒有一個人知道的。

        她看著衛生間鏡子里,自己那張白的有些不正常的臉,和那個控制不住的右手,田嘉欣用左手捂住了自己桃唇。

        她哭泣了起來。

        醫生說她必須立刻休息,并且進行治療。可她現在卻根本不能放下工作。

        而對卓偉……

        田嘉欣心里好痛,她也發現了喀秋莎對卓偉有那樣的感情,但她并沒有說出來,也沒有阻止喀秋莎和卓偉一起去掃墓。

        中秋節她就要迎來女人這輩子,最幸福的事情了,可她卻好猶豫好掙扎,她不想因為自己的病,連累卓偉,她不想傷害一個她愛的男人,自私的讓這個男人為了一個生活不能自理的女人埋單。

        田嘉欣蹲在了地上,她雖然哭泣著,但她強忍著不發出聲來,她不想讓別人知道她的脆弱,更不能讓別人知道……

        卓偉扶著老干媽,走過了青石臺階,他們到了烈士陵園阿八和云珠的墓前。

        “阿八啊,云珠,當哥的來看你們了!”卓偉將手中的白百何放在了兩個人的墓碑前。

        “阿八云珠,莎莎姐來看你們了!”喀秋莎也將鮮花放在了墓碑旁。

        老干媽和劉國輝都獻上了鮮花。

        老干媽看到墓碑上的遺像,忍不住淚眼婆娑:“這倆孩子,連孩子都沒要呢,就這么走了!”

        而卓偉則在一旁,他看著阿八的遺像緩緩地開口道:“阿八,博多瓦納解放了,當地叛軍已經投降了,咱們的使命終于結束了。”

        “阿八,當哥的替你高興,你從來都是最勇敢的那一個,你和云珠你們倆也是狼牙突擊隊里,最讓哥驕傲的一對,你們為這個世界的和平作出了非常大的貢獻,哥為你們驕傲,祖國也以你們為榮!”

        卓偉說著說著,也是泣不成聲:“不過哥也恨自己,當初如果能讓你們回去,讓你們提前退伍,或許今天的一切都不一樣了……”

        “阿八、云珠,你們卓隊長這三年也不好過,但他和我們的心里都有你們,希望來世你們能比燕雙飛如愿以償!”喀秋莎也流了淚。

        她和阿八云珠雖然不算熟悉,但每一個軍人,為了捍衛國家的尊嚴與世界的和平,都付出了難以承受的代價。

        喀秋莎能理解卓偉的痛苦,戰友之間雖然沒有血緣關系,但他們更像是親兄弟。

        劉國輝這個時候,也開了口。

        “阿八云珠,祖國會記住你們的付出的,你們的老隊長也會為你們而感到自豪,你們捍衛了作為軍人的尊嚴!”

        卓偉、老干媽、喀秋莎和劉國輝,就這樣站在阿八和云珠的墓碑前。

        比起阿八,卓偉更難去面對云珠,因為云珠在魯瓦族叛軍的手上,遭受到非人的折磨,當時卓偉聽說這件事的時候,都沒敢往深處去想。

        今天的天氣不錯,烈士陵園的人也不多,但卓偉他們的眼里都下著雨。

        但過去的事情,似乎總算有一個了結了。

        下午,卓偉他們和老干媽告別。

        他們又去了火車站,這次他們并沒有選擇高鐵,而是在普通火車站坐上了一趟慢車。

        他們接下來要去大鼻子家里看看。

        大鼻子被安葬在了老家的烈士陵園,大鼻子犧牲的時候,他女兒才七歲。

        大鼻子每次提起他女兒,都一臉驕傲,卓偉以前去過大鼻子家,大鼻子家里很困難,妞妞被大鼻子父母帶著。

        但卓偉去的時候,也是三年前了。

        上了火車后,喀秋莎對著卓偉道:“卓偉,等天華集團這邊穩定住了,我打算回沙俄看一看。”

        “行啊,要是我有時間就陪著你一起去了。”卓偉笑了笑道。

        “你好好陪著你們家田總吧,你們家田總也夠可憐的了。”喀秋莎卻是搖了搖頭。

        喀秋莎去沙俄,是尋找一下她父親過去的痕跡。

        每個人的心里都有羈絆,喀秋莎的羈絆,除了和卓偉那種說不清楚道不明白的‘友誼’外,就是她的父親。

        “你們家田總,生病的時候,還在喊著你的名字,我當時讓你回來,你卻當白眼狼。”喀秋莎沒好氣的說道。

        而卓偉聞言,尷尬的笑了笑:“喀秋莎,你也知道我當時有多忙。”

        卓偉對著喀秋莎解釋著,而劉國輝則去了連接車廂的吸煙處。

        劉國輝來的路上,買了一包煙,可他卻一支接著一支,沒有停。

        劉國輝有點恐懼見到大鼻子的家人。

        阿八和云珠那件事,其實怪不到卓偉的頭上。

        但大鼻子的死,真的是劉國輝的獨斷專橫造成的。

        劉國輝退伍后,經歷了那么多事情,他現在有點相信因果了。

        要不是卓偉后來找他,在明面上或許他一直都不肯也不會去承認錯誤,但現在劉國輝心里很壓抑。

        他雖然過去條件好的時候,每個月都有給大鼻子家里打錢,但要不是他,大鼻子的女兒就不會失去父親。

        “劉隊長,怎么一個人在這抽悶煙呢?”卓偉過來吸煙的時候,納悶道。

        “我兒子剛才打電話,說小測試沒考好,這不爭氣的東西底子太弱了!”劉國輝刻意避開了卓偉的眼睛,干笑著解釋。

        “慢慢來,不是每個人都得上985、211,實在不行,當兵也是一條出路。”卓偉說完,拿起了手機。

        他給田嘉欣打去了電話。

        田嘉欣跑那么遠去開會,卓偉心里總是有點擔心。

  http://www.xjwdfi.live/book/19575/16683269.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xjwdfi.live。多本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duoben.net
安徽快3走势图基本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