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本小說網 > 辣手狂兵 > 第603章 寶庫、封條、箱子(求守護,2個守護加更一章)

第603章 寶庫、封條、箱子(求守護,2個守護加更一章)

        還陽草這種東西,是大有來頭的,當初羅剎人在西伯利亞苦寒之地現了還陽草。

        羅剎人商隊將還陽草這種奇特的東西,作為貢品進獻給了金帳汗國的可汗。

        后來金帳汗國的可汗又進獻給了元帝。

        據說這還陽草,有起死回生之功效,當薩滿祭司確認此物乃是還陽草后,倒是封存了起來。

        那時元朝貴族已經改信了喇嘛教,長生天信仰已經衰弱了下去。

        用還陽草和大量生血可以復活長生天的說法,又在宮廷權利的斗爭中,被打壓了下去。

        元帝乃是蒙古帝國名義上的天可汗,在權利巔峰的寶座上,任何統治者都不希望有一種信仰或是信仰的代理人,凌駕于統治者的寶座之上。

        不過可嘆亦可笑的是,在歷史的塵埃中,龐大的蒙元帝國灰飛煙滅,蒙元被明國擊潰,而不可一世的金帳汗國,也被羅剎人顛覆,羅剎人組建了沙俄帝國,成了近代西方列強口中的‘白色蒙古人’。

        而蒙元在遼闊的領土內,搜刮來的民脂民膏金銀珠寶,卻被明國收入囊中。

        放在永樂圣庫中的,怕還只是一部分,據說蒙元留下來的財富,讓明國迅崛起,那些蒙元殘余勢力,分化成了韃靼和瓦剌,在明國的進攻下不堪一擊。

        卓偉現在就身處在這樣的一座寶庫之中,這下一層的地宮,不出意外,滿目的金銀器軟,而且當年明朝官府鑄造的金條銀兩,成箱成箱的。

        “永樂圣庫、還陽草、阿連浩特血友之家、嗜血癥病毒病原體、永夜雇傭兵團。”卓偉聽喀秋莎提起過,黑鷹安保咨詢公司的‘血岸工程計劃’有這么幾條關鍵的線索。

        喀秋莎還說過還陽草和永樂圣庫有關,指不定就在永樂圣庫里。

        雖然帶著不確定性,但卓偉還是要擦亮眼睛,卓偉不求拿到還陽草,不過如果真的有這種東西,卓偉絕對不會讓它落入有心人的手里。

        “要是當年萬歷三大征后,財政緊缺的大明朝廷,能掀開朱棣留下來的這層‘棺材蓋子’,明朝怕也不會在五十多年后滅亡了。”鄭援邊帶著惋惜的口吻道。

        萬歷三大征指的是明神宗萬歷年間,平定蒙古人哱拜叛變的寧夏之役、李如松,麻貴抗擊東瀛豐臣秀吉政權入侵的朝鮮之役,以及李化龍平定苗疆土司楊應龍叛變的播州之役。雖都以勝利而告終,但每場戰爭都是一波三折,驚心動魄,勝利的同時也付出了慘重的代價。

        “鄭所長,萬歷三大征,一共花費了多少銀兩?”一旁的考古隊隊員,一邊拍照留樣,一邊感興趣的問道。

        “《明史》記載:‘寧夏用兵,費帑金二百余萬。其冬,朝鮮用兵,尾八年,費帑金七百余萬。萬歷二十七年,播州用兵,又費帑金二三百萬。三大征踵接,國用大匱!”

        “前前后后,一千一百六十余萬兩白銀。國庫空虛,明朝和豐臣秀吉一戰后,遼東守軍精銳盡失,建州女真迅崛起,再加上萬歷皇帝后期滯政不為,實乃種下了亡國之根!”

        鄭援邊這個人雖然自持學問深,言語中喜歡輕薄擠兌旁人,但他的確是有兩把刷子的。

        明朝有天子守國門,君王死社稷的歷史事件,守國門的天子,便指的是朱棣,而死社稷的君王,便是吊死在煤山的崇禎。

        崇禎勤政,并非一個亡國之君,可惜亡國之運,從萬歷年間就開始了,萬歷三大征就像是三駕馬車,橫沖直撞的改寫了歷史。

        豐臣秀吉敗走朝鮮后,沒過多久,就被德川家康取代,江戶幕府的成立,讓東瀛進入了數百年的幕府時代,也為東瀛統一,到后來的明治維新打下了基礎。

        而明朝這邊,國庫空虛,建州女真崛起,崇禎皇帝上臺時,卻是天災連連,明末的黨爭,宦官奪權更是進一步加劇了明朝的滅亡。

        在鄭援邊看來,自打李自成攻破京城,崇禎煤山自縊后,明朝其實已經名存實亡了。

        明宋皆是有風骨的封建王朝,尤其是明朝,鐵骨錚錚,驅逐蒙元恢復漢統,三大征更是全勝,打的豐臣秀吉節節敗退。

        可就是這三大征,成了明朝亡國之根,厄禍的伊始。

        “數點梅花亡國淚,二分明月故臣心!”鄭援邊嘆了口氣,倒是開始安排做起了統計工作。

        卓偉倒是在地宮內,找尋了起來,還陽草這種東西,卓偉也不知道長得什么模樣。

        但肯定是一種草藥。

        不過在地宮里走了大半圈了,卓偉卻還沒有看到草藥之類的東西,這個地宮里都是成箱成箱的金銀珠寶。

        似乎有關于還陽草的事情,只是一種傳聞而已。

        “余教授,下面還有地宮么?”卓偉走到了余教授的身旁問道。

        “應該沒有了,這一層地宮的面積比上面兩層都要大,而且放的東西也更多。”余教授道。

        余教授話里話外的意思是,就算朱棣當年想再挖一層,也沒必要了,這三層地宮兵器、書卷和貴重的金銀器軟已經足夠放置了,沒必要再開拓更大的空間。

        “鄭所長,這個箱子里有藩屬國進貢給元帝的貢品!”一名考古隊的隊員開口道。

        “上面還有封條!”

        那名考古隊的隊員面前的木質大箱子上,有一張封條。

        封條上面寫著一行繁體漢字‘燕王府查扣’。

        “封條撕了,看看里面是什么東西?”鄭援邊走過去道。

        考古隊的隊員聞言,上前撕開了封條,這種撕封條的事情,得得到鄭援邊的口頭批準。

        皇甫鶴也走了過來,皇甫鶴看著那個大箱子。

        “鄭所長,這箱子上還上了鎖。”那名考古隊的隊員作難道。

        直接撬開吧,這箱子本身就屬于文物,不撬開吧,難以查證里面是什么東西,不好做記錄。

        “皇甫老先生,你有沒有辦法?”鄭援邊對皇甫鶴似乎比較了解。

        “我倒是有個辦法,不過要是弄壞了鎖,鄭所長你可得幫我擔待一下。”皇甫鶴干笑道。

        “試試吧,我相信皇甫老先生你的水平。”鄭援邊也是模棱兩可道。

  http://www.xjwdfi.live/book/19575/16127310.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xjwdfi.live。多本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duoben.net
安徽快3走势图基本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