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本小說網 > 辣手狂兵 > 第521章 交易與選擇

第521章 交易與選擇

        卓偉探查著黑人男子的脈搏,這個黑人男子的脈搏已經很虛弱了,心跳時快時慢,卓偉又看了看黑人男子的嘴唇。

        腎虛的患者,嘴唇的邊緣部位是呈黑色的,嚴重的情況下,唇瓣都有可能變成灰紫色。

        這個黑人男子的嘴唇,就是灰紫色的,而且呼吸也很費力。

        卓偉將這個黑人男子攙扶了起來,卓偉讓他半坐下。

        “賀醫生,你幫我扶住他!”卓偉開口道。

        賀舒敏聞言,猶豫了一下,但還是照做了。

        賀舒敏也想看看,卓偉有什么本事能治好這個病人,卓偉或許是個戰斗英雄,但在后勤救助工作上,卓偉未必在行。

        賀舒敏在救援隊里也遇到過好心的志愿者,但到了難民營,遇到束手無策的事情的時候,就算有一副熱心腸也是無濟于事,設備不足藥品不足,問題嚴重的情況下,就算是三甲醫院的專家,也沒什么辦法。

        但卓偉卻是動了起來,卓偉開始揉捏這個黑人男子的胳膊,卓偉的力道時輕時重,但很專業。

        “靠按摩……治不好他這個病。”賀舒敏柳眉蹙起,說了這么一句。

        “等等看吧。”卓偉卻是很平淡的說了一句。

        卓偉按完了這個黑人男子的胳膊,又開始拍打黑人男子的后頸和肩膀。

        卓偉這樣做,只是為了促進這個黑人男子身體的血液循環。

        那個黑人婦女也走了進來,看到卓偉在給黑人男子做按摩,那個黑人婦女捂住嘴唇,發出了輕聲的哽咽,她心里有些絕望,畢竟賀舒敏都對她的丈夫判了‘死刑’。

        卓偉給黑人男子全身都按摩了一番,卓偉按的這個黑人男子身上有些發熱。

        “賀醫生,你身上帶針了沒有?”卓偉對著賀舒敏問道。

        “注射器的針頭?”賀舒敏納悶道。

        “不是,是針灸。”卓偉道。

        “沒有,救援車上的藥品都是西藥,我是學西醫的,不用針灸。”賀舒敏道。

        “那注射器拿了沒有?”卓偉問道。

        “拿了。”賀舒敏從自己的衣兜里掏出了一個醫用密封袋,里面就有注射器和針頭。

        而卓偉將袋子撕開,拿出了針頭。

        “手套借我用一下。”卓偉顯得很謹慎。

        卓偉打算將注射器的針頭,當針灸下針。

        但非洲這邊艾滋病傳播的非常厲害,艾滋病三大傳播途徑之一,就有血液傳播,卓偉怕感染上了艾滋病病毒。

        賀舒敏摘掉了她自己的手套,遞給了卓偉。

        而卓偉接過了手套后,將手套戴在了手上,卓偉的手比賀舒敏的手,大上不少,這手套戴起來緊巴巴的,但必要的防護工作,還是要做的。

        卓偉戴上手套后,開始給這個黑人男子下針。

        卓偉將針孔扎在了黑人男子身側的一個穴位上。

        并且卓偉用手開始不斷地掐按黑人男子的耳朵,耳朵上也有很多穴位,這些穴位和一些臟器是相關聯的。

        卓偉不斷的揉按,過了五分鐘的時間,那個黑人男子的臉色明顯舒緩了一些。

        卓偉又將針孔下在了別的地方,他開始掐按黑人男子的雙腿。

        這般又按了五分鐘后,那個黑人男子緩緩的睜開了眼睛。

        賀舒敏看到黑人男子的臉色明顯有所改觀,她一臉的將信將疑。

        卓偉這種按摩加針灸的方法,明顯是有作用的,但這個黑人男子是回光返照,還是有好轉的可能,還有待查證。

        “賀醫生,你告訴這個女人,讓她去附近找一下闊巴樹,找到后,將闊巴樹的根部挖出來,洗干凈,浸泡在熱水里,像是喝茶一樣服用就可以了。”卓偉交代道。

        “闊巴樹?”賀舒敏還真沒有聽過這種植物的名字。

        “就是含羞草,不過在非洲這邊因為日照充足,含羞草一般的個頭都比較大。”卓偉解釋道。

        華夏有水葫蘆、小龍蝦這樣的外來物種,博多瓦納這邊當然也有外來物種,像是含羞草的根部是可以滋陰補腎的,當然得泡茶喝才會有效果。

        “行,我給她說一下。”賀舒敏猶豫了一下,但含羞草的根部應該沒有什么毒性,不管卓偉這方子管不管用,試一試,就當讓這個黑人男子的家人安心了。

        賀舒敏和那個黑人婦女說了幾句。

        那個黑人婦女連連說謝,卓偉和賀舒敏離開帳篷的時候,卓偉對著賀舒敏道:“賀醫生,難民營這邊的病人你都看完了吧?”

        “沒呢,我選了些重病號先看了看,這難民營里的病患太多,沒有兩三天的時間,根本看不過來,而且卓連長你也得注意點,這難民營里還有傳染病,比方說‘疥瘡’之類的皮膚病,比較難治。”賀舒敏提醒道。

        難民營里的衛生條件太差,再加上博多瓦納天氣炎熱,極度缺水,各種寄生蟲又多,傳染病已經在難民營里擴散了很長時間了。

        “我會注意的。”卓偉聞言點了點頭。

        “對了,賀醫生,駐守這個難民營的維和部隊的代表,也麻煩你幫我介紹一下,我想了解一下這邊的情況。”卓偉又道。

        “等不忙了吧,我會給卓連長你介紹的。”賀舒敏點了點頭道。

        博多瓦納的首都,利亞克。

        葉文迪安排人,將娜奧米帶到了魯瓦族叛軍在利亞克的軍營里。

        現在魯瓦族叛軍已經將利亞克當成了他們的大本營,利亞克這邊最少駐扎了一萬名魯瓦族士兵。

        魯瓦族叛軍的高級將領見到葉文迪的時候,是畢恭畢敬。

        葉文迪安排古茨曼給娜奧米戴上了頭套,頭套上有兩個小孔,可以讓娜奧米看到外面的情況。

        娜奧米沒想到葉文迪的身份如此的不一般,魯瓦族的高級將領,見到葉文迪的時候,就像是見到主子一樣。

        晚上葉文迪,并沒有將娜奧米帶回外事酒店,她安排人將娜奧米帶到了娜奧米以前呆過的地下監獄。

        審訊室里,娜奧米被葉文迪安排人摘掉了頭套,解開了手銬。

        葉文迪微笑著看著娜奧米,“魯瓦族的人,在公司看來,就是一群黑猴子,沒有我們的支援,他們狗屁不是,如果你愿意交出‘晨曦之城’,我甚至可以幫你做主,訓練你的人,給你們武器和資金,讓你們奪回博多瓦納。”

        魯瓦族叛軍,在葉文迪的眼里就是一群垃圾,只要她點頭,她隨時都可以扶植一個新的勢力出來。

        武器裝備資金,只要答應了葉文迪的條件,要什么有什么。

  http://www.xjwdfi.live/book/19575/15364841.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xjwdfi.live。多本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duoben.net
安徽快3走势图基本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