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本小說網 > 辣手狂兵 > 第513章 新的征程(下)

第513章 新的征程(下)

        航班從九龍機場起飛。

        卓偉閉著眼睛,從香江到里馬要經過九個時區。

        距離可以說是非常的遙遠,卓偉不僅要忍受旅途的漫長,而且就算到了里馬的首都巴科揚,卓偉還要想辦法去北方的邊境線上,偷渡到博多瓦納去。

        機艙外藍天白云,卓偉卻是心里想著事情。

        卓偉之前和肖勇交談的時候,聊起了博多瓦納當地的局勢,肖勇說,博多瓦納現在很亂,亂到了什么程度呢?亂到在有人的地方,甚至可以看見人的尸體。

        亂到隨時都有可能被人搶奪生命和財務。

        魯瓦族叛軍對這種亂象不管不問,他們只是控制博多瓦納的礦產資源,并且將礦產資源賣出去。

        魯瓦族叛軍幾乎掌控了博多瓦納所有的領地,卓偉聽說天戮者也慘死在了魯瓦族叛軍的手里。

        天戮者和卓偉有過命的交情,卓偉也沒想到天戮者會死在魯瓦族叛軍的手上。

        但這次去博多瓦納,卓偉絕對會讓魯瓦族叛軍血債血償,不管是阿八還是云珠還是天戮者,還是那些枉死在魯瓦族叛軍手里的人。

        卓偉中途轉機了一次,當他抵達里馬首都巴科揚的時候,這里是早上。

        卓偉下了航班,在經濟艙的座位上坐的久了,下半身都能坐麻。

        卓偉背著行李包,他看到了機場外的一輛‘黃包車’,這‘黃包車’是一輛很舊的早就停產的豐田皇冠,不過這輛皇冠被刷上了黃油漆。

        “先生,想要去哪兒?”黃包車的司機很有禮貌的問道。

        巴科揚這里的天氣要比博多瓦納好許多,雖然干旱也是巴科揚常見的問題,但在巴科揚有一條淡水河貫穿整個城市。

        “去賽魯斯。”卓偉淡淡的開口道。

        “賽魯斯?先生,賽魯斯距離這里可是有幾百公里的,而且那里的治安狀況很差。”黃包車的司機道。

        “50000提拉耳,足夠了么?”卓偉將一張面值五萬的里馬貨幣拿了出來。

        五萬提拉耳相當于人民幣三四百元,五萬提拉耳也是里馬最大面額的貨幣。

        里馬通貨膨脹經歷過一段很嚴重的時期,五萬提拉耳在當時還不是最大的面額,甚至出現過上百萬提拉耳的情況。

        最后里馬國家銀行使用杠桿,壓縮貨幣面值,經過一番努力,將最大的金額面值壓縮在了五萬提拉耳。

        卓偉拿出了五萬提拉耳,而那輛黃包車的司機禮貌性的笑了笑:“先生,夠了。”

        那輛黃包車的司機,將錢收好,開著車帶著卓偉去了賽魯斯。

        賽魯斯是里馬最靠近博多瓦納的城鎮。

        賽魯斯和里馬首都巴科揚根本沒法比,賽魯斯是個貧窮的地方,這里除了廉價的手工加工業,一無所有。

        行車四五個小時,卓偉一直在看著車窗外的風光。

        出了巴科揚后,植被便變得稀少了起來,在公路旁,時常能看到頂著大桶或是其他重物的婦女。

        這是里馬的特色,里馬的男人一般從事體面一些的工作,像是開計程車在里馬就算是體面的工作,而當地婦女則大多做一些苦活重活。

        在里馬這樣的地方,婦女的地位,是比較低下的。

        快到賽魯斯的時候,卓偉點了一支煙。

        “先生,你想預訂什么樣的酒店?我可以捎您過去!”黃包車的司機好心道。

        “現在里馬和博多瓦納的邊境線,還被封鎖著么?”卓偉問道。

        博多瓦納內戰爆發后,里馬就封鎖了邊境線,博多瓦納的難民很難通過南部邊境線抵達里馬。

        “還被封鎖著,不過博多瓦納那邊的戰爭也差不多結束了,魯瓦族的人控制了大部分領地。”黃包車的司機道。

        “你對博多瓦納內戰怎么看?”卓偉感覺好奇道。

        “我聽說魯瓦族的人很兇殘,但我對這種事兒也沒什么看法,博多瓦納那個地方亂了好幾年了,可憐的是那里的人民。”黃包車司機道。

        而卓偉聞言,則對著黃包車的司機道:“把我放在前面下吧。”

        “先生,您一個外國人走在外面很危險的。賽魯斯這邊,有很多扒手專門盯梢外國人。”黃包車的司機提醒道。

        “沒事,把我放在前面下就行。”卓偉道。

        卓偉下了車,賽魯斯這個城鎮很小,比國內的小縣城還小,卓偉在城鎮里走著。

        這個時候,太陽已經很毒辣了,強烈的紫外線,讓卓偉有些不適應。

        但卓偉準備了墨鏡和帽子,他將墨鏡帽子都帶上,步行在路上。

        賽魯斯去博多瓦納只要十幾公里,卓偉看看有沒有辦法能進入博多瓦納。

        當卓偉走到了一個樹蔭下的時候,在樹蔭下蹲坐的幾個當地黑人小孩,卻是對著卓偉指指點點。

        里馬除了首都巴科揚和很少的經濟重鎮,像是賽魯斯這樣的城鎮外國人是很少光顧的。

        而且就算有外國人過來走一圈,也大都是白人,像是卓偉這樣的華夏人相當罕見。

        卓偉手里掐著煙嘴,他沒有搭理這些嘰嘰喳喳的黑人小孩。

        當卓偉走出幾十米的距離后,那些黑人小孩仍然尾隨在卓偉的身后。

        越是貧窮的地方,人的素養就越差,就像是華夏的那句古話,窮山惡水出刁民。

        卓偉看著四周的情況,卓偉在尋思著是先在這個城鎮暫時安頓下來,還是找一個交通工具,去北部邊境線。

        但這個時候,卓偉的手機卻是響了起來。

        “卓偉,你到里馬了嗎?”是喀秋莎打來的電話,喀秋莎問道。

        “到了,現在快到里馬和博多瓦納的邊境了。”卓偉實話實說道。

        “里馬北部的邊境線早就封鎖了,每天都有駐軍巡邏,卓偉要不你等一等吧,晚上會有一輛公益救援車輛從巴科揚始發,去博多瓦納,那是咱們華夏維和部隊的救援車輛,我想想辦法,你晚上等我消息。”喀秋莎道。

        喀秋莎知道,卓偉指不定要硬闖里馬的北部邊境線。

        但硬闖的話,恐怕會引來不必要的麻煩,所以喀秋莎提出了更穩妥的解決辦法。

  http://www.xjwdfi.live/book/19575/15239667.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xjwdfi.live。多本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duoben.net
安徽快3走势图基本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