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本小說網 > 辣手狂兵 > 第496章 虛夜之牢、殺戮戰場

第496章 虛夜之牢、殺戮戰場

        “娜奧米,你一定要沉住氣,只要魯瓦族叛軍不發現你,他們應該不會做什么過分的事情的,只要咱們到了東部邊境,那邊有維和部隊的部隊,難民營也是維和部隊管理的,到了那邊咱們就安全了。”那名維和部隊的軍官叮囑道。

        娜奧米點了下頭,她冒這樣大的風險,去東部邊境,肯定是想有所收獲,她肯定會盡量讓自己隱藏起來。

        娜奧米他們,坐著維和部隊的皮卡車,朝著東部邊境進發。

        到了夜里兩三點的時候,他們到了哨卡的位置。

        博多瓦納除了首都利亞克外,其他地方連一條像樣的公路都沒有。

        但這個哨卡卻是通往東部邊境的唯一要道,這一片名為大荒谷,從大荒谷出去,只有經過那個哨卡。

        “停車!”娜奧米他們看到了不遠方的哨卡。

        “停下來吧,我和魯瓦族的人溝通,你們先呆在車上!”那名維和部隊的軍官安排道。

        那名維和部隊的軍官下了車,而娜奧米他們則呆在車上,那名維和部隊的軍官開始和哨卡的人溝通。

        博多瓦納的東部邊境線是個狹長的地段,這里就像是一個‘雞脖子’,因為西面是海岸線,北面是西撒哈拉大沙漠,南面是非洲強國里馬。

        因為博多瓦納內戰的問題,里馬已經將邊境線完全封閉,博多瓦納的難民要么從海上偷渡出去,要么就經過這個狹長的‘雞脖子’去桑比亞。

        “大家都下來吧,他們說要檢查一下。”維和部隊的軍官開口道。

        娜奧米他們聞言,都從皮卡車上下來。

        “麻煩了。”那名維和部隊的軍官塞給了哨卡的人一張20元的人民幣。

        人民幣在博多瓦納也是非常受到歡迎的外幣,在博多瓦納有句話,用美元可以換來石油,但用人民幣可以買來你想要的任何東西。

        哨卡的人,本來還嚴聲厲色的,但看到人民幣后,登時變得熱情了起來。

        他只是稍微看了兩眼,便對著娜奧米他們道:“你們可以走了!”

        “go!”他說著還揮了揮手,那名維和部隊的軍官上了車后,開口道:“幸虧這家伙只認錢,要不然又是一件麻煩事。”

        “還有多久可以到東部邊境的難民營?”娜奧米咨詢道。

        “兩三個小時吧,要不了多久了。”那名維和部隊的軍官道。

        香江。

        卓偉續了時段,這次他直接續到了明天中午十二點。

        卓偉吃了點東西,然后他帶上了vr設備。

        喀秋莎那邊雖然一直幫卓偉盯著,但喀秋莎手頭上也有工作需要做。

        卓偉發現一個問題,晨曦之城的畫面可以隨時停止,也就是說,‘玩家’可以決定是否在線。

        卓偉給露西說了,他想隨便轉轉,而露西則答應了卓偉。

        但卓偉能活動的區域,只有光明神廟。

        光明神廟就像是游戲里的副本一樣,不能隨意離開,就算要離開,也需要露西這樣的npc進行指令式的傳送。

        光明神廟沒有光明神的造像,在露西說來,所有的造像都是虛假的,因為人們仰望天空的時候,就可以看到朝陽,而朝陽就是光明神的本體。

        “太陽的影子……”卓偉一直在思考這個問題,他也在尋找著有影子的地方,但光明神廟里每一個地方都沒有影子,卓偉看到了一個歐洲男人造像,這個造像一絲不掛。

        這個造像也沒有影子。

        “這是大衛,光明神的使者,正義的化身。”

        “那諾依曼博士你呢?你是什么化身?”卓偉好奇道。

        “我是善良的化身。”露西道。

        “還有其他化身么?”卓偉探問道。

        “正義、善良、無畏、公平、自由。無畏是底比斯之矛,也就是晨曦之城最高的那棟大廈,公平是至高法庭,就在底比斯之矛的旁邊,自由,我沒有見過,但我知道它存在。”露西道。

        “自由是一個建筑還是造像,還是想你一樣的人?”卓偉好奇道。

        自由的化身,連露西都不知道它的存在,這證明了它的特殊。

        “我沒有見過。”露西搖了搖頭。

        而喀秋莎的聲音這個時候響了起來:“卓偉,光明神廟你看完了么?沒有異常的話,你可以去虛夜之牢看一下,晨曦之城除了主體虛擬城市以外,有三個副本。這三個副本分別是,光明神廟、虛夜之牢和殺戮戰場。我感覺第二道門,指不定隱藏在另外兩個副本里。”

        卓偉聞言,對著露西道:“露西,我想去虛夜之牢看一下。”

        “虛夜之牢?你為什么要去那里?我沒有權限進入虛夜之牢,只有在殺戮戰場失敗的罪者才會進入虛夜之牢,承受永恒之火的懲罰。”露西只是個ai程序,她有一定的語言思維能力,但她并沒有質疑卓偉是如何知道虛夜之牢的,她只是說出她沒有這個權限。

        “那你能帶我去殺戮戰場嗎?”卓偉問道。

        “進入殺戮戰場,你需要代表黑暗陣營那一方。”露西道。

        “還從沒有人主動加入過黑暗陣營。”露西又補充道。

        “不過也沒有說過不允許不是么?”卓偉反問道。

        “是的,沒有說過不允許,你真的確定要去殺戮戰場?”露西問道。

        “在殺戮戰場戰死了,就會進入虛夜之牢么?”卓偉又問道。

        “不是的,只有你殺死了光明陣營的人,并且又被人殺死,才會被轉移到虛夜之牢去。”露西解釋道。

        殺戮戰場,其實就是一個實戰化的訓練場所,晨曦之城是一個意識形態的武器,而殺戮戰場,就是教授人如何成為戰士去擊殺‘敵人’。

        西方的二元對立思想,上千年來從來沒有消失過,他們相信這個世界有正義就有邪惡,就像是在冷戰中,將西方和蘇俄互相攻擊對立一樣,在他們的意識深處,只有利益和斗爭。

        “諾依曼博士,你現在就把我送到殺戮戰場吧。”這個晨曦之城只相當于一個游戲,卓偉就算在殺戮戰場里被殺死了,但在現實中,他并沒有損失什么。

        視線中出現了一個確認彈窗口,卓偉用手柄對準了那個確認鍵。

        眼前再次出現了一片漆黑。

        但當視線恢復清明的時候,卓偉卻發現自己到了一個廢墟之中。

  http://www.xjwdfi.live/book/19575/15071473.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xjwdfi.live。多本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duoben.net
安徽快3走势图基本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