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本小說網 > 辣手狂兵 > 第297章 斗法

第297章 斗法

        當然這種情況,在看守所里也常見。

        裝出個病懨懨的樣子,想鉆空子保外就醫的犯人并不少。

        但郭芙蓉晚上折騰的時間,真是長了些。

        干部過來查房的時候,臉上帶著困倦。

        “郭芙蓉,你有完沒完了?醫生也帶你看了,你想見的人也讓你見了,你還想怎么地?”

        “干部,我要自!”

        郭芙蓉痛叫道。

        “自?”干部完全沒想到郭芙蓉這樣的人能說出這樣的話。

        “你想說什么?”郭芙蓉可不是吃閑飯的,干部很謹慎道。

        “我殺過人,我要自!”郭芙蓉道。

        疼痛難忍,郭芙蓉也知道她堅持不了多長時間了。

        其實這輩子,她也有愛上過的男人。

        這個男人就是田貫中,可能一開始攀墻角多一些,但現在想來,那個男人始終是她一直渴望得到的。

        只是她用手段和心機得到了他的人,但沒有得到他的心。

        與其等著田嘉欣那邊揭開真相,自己整日里忐忑不安,不如主動坦誠過錯,這樣在最后或許會有尊嚴一些。

        “你等著,我叫人過來!”干部意外了一下,但一聽可能是命案,登時道。

        卓偉和喀秋莎,跟著阿贊果阿一起去了清萊府。

        他們到了清萊府的時候,已經是深夜了。

        卓偉在車上抽煙,而那個渾身是紋身,還留著金錢鼠辮的男子,對著阿贊果阿說了些什么。

        喀秋莎下車旁聽,等聽明白了之后,喀秋莎對著卓偉道:“卓偉,阿贊果阿的徒弟說,阿贊波卡就在河道上的水屋里。”

        “就是那邊那個建在河水上的小屋子?”卓偉指了指。

        “對,就是那個小屋子。接下來你看怎么辦?”喀秋莎道。

        “我陪著他一起過去吧,能好好談盡量和和氣氣的。”卓偉道。

        卓偉可不想節外生枝,卓偉下了車。

        而阿贊果阿也正好和他徒弟說完了事情。

        喀秋莎陪著卓偉,她將卓偉的話說給了阿贊果阿。

        但阿贊果阿卻是搖了搖頭,開口說了幾句。

        “卓偉,阿贊果阿的意思是你先別過去,指不定他師兄在那附近有什么布置。他說阿贊波卡的降頭術也很厲害。”喀秋莎道。

        對于阿贊果阿這樣的黑衣阿贊,喀秋莎雖然不知道這些黑衣阿贊是怎么施下降頭的,但南洋邪術能流傳數百年,也絕對是有一定門道的。

        “那他想怎么做?”卓偉皺了皺眉道。

        其實只要小心一點,事先觀察好了周邊的環境和情況,危險還是能降到最低的。

        “他先過去看看,如果實在不行,卓偉你再插手,但最好讓他們單獨解決,這畢竟是他們師兄弟之間的事情。”喀秋莎原話翻譯道。

        其實喀秋莎覺得,除非阿贊果阿的生命受到了危及,否則卓偉真沒必要摻和這檔子事兒。

        “那我就在這看著他。”卓偉身子倚在了車上。

        阿贊果阿雖然沒有直接叫上卓偉,但他卻帶著他的徒弟小心翼翼的走向了那個水屋。

        這輛捷豹的車大燈是開著的,卓偉看著那個水屋,他觀察著水屋那邊的動靜。

        當阿贊果阿和他的徒弟到了河岸旁的時候,他們脫掉了鞋子,踏著河水緩緩前行。

        阿贊果阿還將那條毒蛇放入了水中。

        如果他的師兄在水里養了什么東西,那條毒蛇能及時的現。

        但直到他們走到了水屋旁的時候,危險的狀況依然沒有生。

        “真不知道,他們這些人是怎么想的,師兄弟倆能鬧到這個份上。”喀秋莎道。

        “一家人有時候還互相攻擊,甚至老死不相往來呢,這種事兒在華夏也很常見。”卓偉道。

        “說的也是。”

        喀秋莎停頓了一下道:“卓偉,你說那水屋里有人嗎?”

        “這個我也不清楚,里面沒動靜。”卓偉仔細觀察過了,但那個水屋里確實沒有什么動靜。

        但當阿贊果阿的那個徒弟順著梯子爬上了水屋的時候,阿贊果阿的徒弟突然怪叫了一聲。

        隨后阿贊果阿的徒弟從水屋前栽倒,直接倒在了水里。

        阿贊果阿見狀,臉色一沉,但看他的樣子并沒有貿然下水救他的徒弟。

        “卓偉,看起來,還得你出手。”喀秋莎蹙眉道。

        “不過你過去的時候,得小心點。”喀秋莎囑咐道。

        “阿贊果阿還沒出手,暫時我還不用過去,咱們就這么看著吧。”卓偉道。

        卓偉看著水屋,但當他的目光又調轉到了水面的時候,那條毒蛇的尸體也從水下飄了起來。

        卓偉見狀,倒是直接走到了車后備箱旁。

        卓偉打開了后備箱。

        這輛捷豹車的后備箱里,有一根軟管和一個備用油桶。

        他們過來的時候,阿贊果阿的徒弟在中途就用過一次這個備用油桶。

        按照阿贊果阿徒弟的說法,清萊府這邊很亂,加油站一般天黑了以后都不敢開門。

        金三角的人要不是窮怕了,也不會種植罌粟,汽油在這邊的窮人眼里就像是液體黃金。

        卓偉打開油箱蓋子,他將軟管放了進去,開始想辦法從車油箱里面抽油出來。

        而在水屋那邊,阿贊果阿小心翼翼的走上了水屋。

        他開始用工具在水屋的門口涂抹那種黑色膏藥一樣的東西。

        但阿贊果阿正在涂抹著,一些昆蟲卻是從水屋里爬了出來,阿贊果阿趕緊從布包里拿出了一些干草,并且將干草點燃,驅散這些昆蟲。

        正e√版L*zaa

        卓偉看著這一幕,他知道雖然阿贊波卡沒有從水屋里出來,但阿贊波卡和阿贊果阿之間的斗法已經開始了。

        那些昆蟲紛紛避開煙霧,但緊接著,一個奇特的聲音從水屋里了出來。

        沒多久,不遠處的樹上,出了烏鴉的叫聲。

        這烏鴉的叫聲可不是一只兩只,而是十幾只。

        而且出叫聲的烏鴉數量,越來越多了起來。

        “大招來了,喀秋莎你趕緊到車上去!”卓偉臉色一凜,對著喀秋莎催促道。

        “什么大招來了?”喀秋莎納悶道。

        但她這話才說完,遠處一大群黑壓壓的東西從樹上飛了過來。

        喀秋莎也感覺心里有些瘆,她意識到不妙后,立刻上了車。

        “鎖上車門!”卓偉對著喀秋莎催促道。

        喀秋莎擔心的對著卓偉問道:“卓偉,你怎么辦?”

        “你別管我,這種場面,我還能應付的來!”

        卓偉看著水屋的方向,阿贊果阿似乎有些低估他這個師兄的實力了,這么多烏鴉,要是針對一個人的話,那這個人要是不立刻下水藏起來,恐怕會非常危險。

  http://www.xjwdfi.live/book/19575/11648632.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xjwdfi.live。多本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duoben.net
安徽快3走势图基本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