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本小說網 > 我本善良之崛起 > 第1158章 隨船出海

第1158章 隨船出海

        又一天過去了,今天是準備離開的,但大早就被師妃喧拉起來了,因為她負有使命,慈航靜齋幾百人,竟然有十幾人一天一夜之間,領悟了星空戰技,所以讓楚河履行承諾,將星空戰技的中級招式傳授給他們。



        殷勤的侍候著,還湊到楚河的耳邊,細聲竊語道:“王爺,你不要生氣了,最多妃喧如了你心愿,學著婠婠的樣子侍候你,這一下你滿意了吧?”



        婠婠是魔女,花樣真是不少,私底下,可是讓人欲死欲仙,師妃喧學不來,配合不了,讓她獨木難支,這一次楚河給了慈航靜齋這么大的好處,師妃喧必須有所表示,終于放下了臉面,向楚河屈服了,碰上這樣的男人,她也沒有辦法。



        這話讓楚河勉強振作了精神,將領悟的十幾人召集在一起,傳授了星空戰技中級技巧與招式,然后吃了早飯,在言靜庵這齋主的恭送下,離開了慈航靜齋的門派,師妃喧還在嘆息,不能多留幾天,因為她知道,這星空戰技有四級,現在只是學了中級,還有高級與神級呢?



        婠婠笑道:“王爺已經夠大方的了,這等秘技,應該傳內不傳外才是,我們學就夠了,你還想著你的慈航靜齋,喧姐,你現在可是王爺的人,不要弄不清楚主次。”



        婠婠也是受益者,但心里面還是有些吃味,這種修練之法,不應該如此大方的傳給慈航靜齋才是,這可是屬于自己家的東西,王爺的東西,都是她的。



        憐秀秀依在楚河身邊,白了兩女一眼,說道:“你們倆上車就吵,有什么好吵的,王爺做的事,哪里輪到你們評判,好好的安靜呆著,不要惹王爺生氣。”



        兩女不說話了,獨孤鳳端著盤子,將零食遞給兩女面前,說道:“兩位吃點東西,吵架也挺費力的。”



        憐秀秀笑了,說道:“看到沒有,人家小鳳都看你們笑話呢?”



        師妃喧說道:“王爺,謝謝你,這一次回來,師傅不僅沒有責備我,更恭喜我找了一個好男人,很長我面子。”



        婠婠又唱反調了,說道:“那是當然,見識了王爺的強大,你們慈航靜齋還能不巴結著,德性。”



        楚河看了婠婠一眼,說道:“行了,你們不要吵了,等去了陰癸派,我也送婠婠你一些禮物,不會厚此薄彼,看看你們,明明都是漂亮的仙子,怎么真的變成掌柜的老板娘了,為了一文錢,也會與人吵個通宵的。”



        師妃喧看了婠婠一眼,說道:“婠婠妹妹吃醋了。”



        “我哪里這樣的閑功夫吃醋,不如好好的想想,晚上要怎么侍候王爺才好。”



        就這樣,走走停停,三天之后,一行人來到了蓬萊鎮,蓬萊鎮就建在海邊,遠遠的,都可以聞到海水的氣息,咸咸的,暖暖的。



        “參見王爺,見過二師姐。”慈航靜齋的弟子早就已經到了,他們快馬加鞭,整整兩百人。



        “辛苦諸位了。”楚河下車,看到佇立在車前的幾個慈航靜齋弟子,沒有想到,他們會這么快。



        “甜兒,你們來了多少人?”



        “兩百多人,我們已經租用了五十多只船,大家陸續出海探路了,若找到秦師姐的行蹤,自會發出信號。”



        “大家保持聯絡,海中危險,記得安全第一。”



        “是,二師姐。”



        楚河帶著一行人,來到了附近的海軍大營,負責軍中事務的大都督,也是歷史名人,劉仁軌,大唐時期有名的海軍將才。



        遞上了李世民的令牌,劉仁軌很快的出現在楚河面前,大唐初期的劉仁軌似乎相當的年青,不過二十多歲的模樣,只是執掌大營,被風吹日曬,所以顯得有些衰老。



        “臣參見逍遙王爺,未能遠迎,還請王爺恕罪。”



        楚河上前,將劉仁軌扶起,說道:“應該說是本王打擾了,劉都督請起,本王來此,是想借用那一艘五牙大艦,本王有一位朋友在蓬萊仙島失蹤,所以想要去島打探一番。”



        劉仁軌說道:“蓬萊兩百里海域,孤島有七十六個,最遠的幾個島,甚至有倭族浪人占據,上個月,福城有浪人入侵事件,死傷上百人,下臣這些日子訓練海戰事宜,正準備剿滅這些浪人,如果王爺不嫌棄,可以隨戰船一起出發,順便探索王爺的朋友。”



        楚河看了劉仁軌一眼,說道:“如此甚好,麻煩劉都督了。”



        “不敢,不敢。”



        楚河一行人并沒有住進大營,因為不方便,必竟身邊的人,大多數都是女人,而且大營中,紀律森嚴,若楚河隨意的破壞,也會影響軍威,所以在蓬萊鎮挑了一處僻靜的客棧住下了,劉仁軌說是三天之后出發,這三天,就當來蓬萊一游了。



        師妃喧說道:“王爺,這劉都督似乎有利用王爺的意味。”



        楚河笑了笑說道:“無妨,正好湊上了,反正我們也要出海,順便幫幫忙,也不算什么大事,再說本王也是大唐之王,幫他一把也是份內之事,小小幾個浪人,打發一下就是了。”



        范良極說道:“我老范時常聽說,東南沿海一帶,常有倭人之寇,沒有想到,這些倭人都藏在蓬萊各島之中,千里海域,真是讓人防不勝防。”



        楚河說道:“歸根到底,還是大唐實力未夠,若能征服海洋,小小幾個浪人,哪里敢在這里放肆,說不定一個順手,連倭島也可以滅之,放心吧,等回長安,本王會與李世民提醒此事,加強沿海一帶的屯兵,而且大力發展海軍,保萬民平安。”



        戚長征翹起了大拇指,說道:“王爺大氣,我等江湖中人,碰上了浪人,也會懲惡揚善,但可惜,改變不了整個沿海的趨勢,這些事,終是需要大唐朝廷來做。”



        三天的時間,楚河帶著眾人,游覽了這里的大街小巷,原始原味的風貌,楚河照了不少的照片,當然隨行之人,也都一一入像,比如說楚河左擁右抱,比如說持劍的師妃喧,裝著怪臉表情的婠婠,還有恬靜溫文的憐秀秀,英氣勃勃的獨孤鳳等等,都有拍出了自己的樣子,留下了歷史短暫的一刻。



        最后連范良極與戚長征他們,也一個個好奇不已,跟著拍下了屬于自己的照片。



        三天時間一過,第四天大早,馬車帶著眾人,來到了海軍大營,上百船艘大船,船帆林立,映著旭日東升的金色光芒,連綿一片,很是壯觀。



        整個大唐,只有三艘五牙大艦,一艘在南方,一艘在京中,還有一艘就在這里,算是指揮艦,楚河一行,被劉仁軌請上了這艘大船。



        除了船員之外,這艘大船能裝載八九百人,船上有投石機,拋槍,還有火油,反正能用的戰備物資,這里一應俱全。



        “參見王爺。”



        “劉都督,不用多禮了,如果準備妥當,即刻出發吧。”



        “是,王爺。”劉仁軌應是,回頭朝著傳令兵喝道:“鳴號,揚帆起航。”



        隨著“嗚嗚”的牛角聲遠遠的傳開,一艘接一艘的大船,都拉起了風帆,隨著晨間的海風,慢慢的開始移動,隨著潮汐之力,離開了港口,形成了萬舟并行的壯觀場面。



        楚河一行人,皆在甲板之上,迎風而佇立,很有一種大戰之前的心潮澎湃之意,除了楚河,其他人都有些激動,雖然他們見多了殺戮血拼,但這種大軍的戰爭,尚屬第一次,更不要說海軍這種軍種了,以前從來沒有感受過。



        “從不知道,萬帆齊進的場面,會如此壯觀。”站在船弦一側,看著船的速度慢慢的加快,海風吹在身上,心潮起伏,韓柏說道:“以前也坐過船,但都是內河之中,這大海,還是第一次。”



        楚河笑道:“這只是開始,大唐想要征服世界,需要先征服海洋。”



        沿途之中,不斷的碰上大唐的運輸船,但都是在沿海而行,不敢深入,百里之外,茫茫大海就容易迷失方向,也看到了慈航靜齋的弟子,他們也在探查著一個又一個蓬萊小島,尋找著秦夢瑤的行蹤。



        “王爺,海風變大,要不去內艙里休息一下,我們明天才能到達目地的。”劉仁軌安排好了公務,來到了楚河的身后。



        楚河說道:“好吧,去船艙里坐坐,順便與劉都督聊聊海戰的各個要領,看看劉都督這海軍大將,是不是合格?”



        劉仁軌臉色有些尷尬,說道:“大唐海軍初建,臣這也是勉為其難,矮個子里拔將軍,現在想來,也是有負皇恩了。”



        楚河笑了,說道:“所以你就想讓本王坐鎮五牙大艦,穩定軍心?”



        劉仁軌不好意思的說道:“臣就知道瞞不過王爺,海軍大營成立三載,這還是第一戰,雖然平日里訓練都是在船上,但若論海戰之術,卻是無人精通,有王爺坐鎮,仙人之名傳威,海軍將士,都不再畏懼。”



        楚河說道:“好了,不要羞愧,你有羞愧之心,證明有進取之意,這是好事,既然今日遇上了,那本王就為你們海軍講一堂課,召集部將,一起來船艙,本王就講講最簡單的船戰之術。”



        劉仁軌一聽,立刻大喜,雖然他一直不在長安,但長安兩課的轟動,他可是有耳聞的,課中的講說知識點,更是打聽得一清二楚,可以說是舉世轟動。



        現在王爺愿意給海軍講一堂課,不用說也知道,那是價值千金了,這樣的機會,怎么能錯過。



        “是,王爺,臣馬上召集各部,讓他們都來聆聽王爺的教誨。”



        劉仁軌走了,聽說楚河要講課,婠婠與師妃喧都有些激動,婠婠更是拉住了楚河的手臂,叫道:“王爺,你這又要講課么,海戰之術,婠婠以前從未聽說過了,我能聽么?”



        “聽聽無妨,就當樂子,以大唐目前的造船技術,海戰只能用最簡單的戰法,作為海軍將領,戰術不僅僅是兵形之換,更有對海的了解,這是目前最缺的東西,必竟前人留下的經驗,實在太少了。”



        古人望海生畏,幾乎不敢涉及,對大海的經驗,也是一片空白,無從借鑒。



  http://www.xjwdfi.live/book/16163/27392398.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xjwdfi.live。多本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duoben.net
安徽快3走势图基本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