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本小說網 > 龍族5悼亡者的歸來 > 第221章 但為君故(125)

第221章 但為君故(125)

        “他是在中俄邊境被獵獲的,犧牲了很多人。”路麟城輕聲說,“他似乎是沿著西伯利亞大鐵路一直走,想要走到中國去。”

        家中的燈下,父子兩人對坐,喬薇尼甚至也不被允許知道這些事。

        路明非沉默著,顫抖著,從見到路鳴澤的那一刻開始,他始終這樣抖個不停。

        “記得我跟你說過,黑天鵝港中可能逃出了龍王么?他就是那個被認為是龍王的孩子。有人通過秘密的渠道把這個情報賣給了秘黨,秘黨當然不能坐視不管。我們調用了幾乎全部的精英,有些來自卡塞爾學院,有些則是灰色身份的。那是一場極其慘烈的作戰,他跟我們接觸過的所有龍類都不同,他非常多變,非常狡詐,很像人類。他沒有你見過的諾頓或者芬里厄那么強大,但憑著一支黑色的軍刺,他沿路殺傷了a級和s級的秘黨成員上百名。就在任務接近完敗的時候,最高層下達了清場的命令,這意味著他們要調用當時最強大的武器來結果這個龍類,甚至不惜犧牲附近的秘黨成員們。不是核武器或者導彈,那武器是一個人,一個能夠使用言靈‘萊茵’的人,這個言靈他一生只能使用一次,效果和核爆差不多。他自己也會在那場核爆中被摧毀。我,當時就在附近,我有了犧牲的覺悟,把你母親丟上了一列經過的火車,然后獨自跋涉過雪地,去往預計的爆心。所以我成了神跡的目擊者。”

        “這孩子本來有很多的辦法能逃走,但那個掌握言靈的家伙俘獲了他的同伴,一個小女孩。他做了完全不符合龍類準則的事,他提著那支黑色軍刺,沿路不斷地殺人,強行向著爆心推進。被他殺死的人其實都是誘餌,他大概也沒想到等待他的是一場核爆。”路麟城緩緩地說,“‘萊茵’確實被釋放了,但我活了下來。因為那孩子把女孩子抱在懷里,用自己的后背擋住了沖擊波,而我正好在他的正前方。”

        路麟城長長地嘆了口氣,“真是個孤單的孩子啊,所以不愿意放棄最后的同伴。”

        “我暈了過去,醒來的時候前方上百平方公里的森林都被萊茵燒成了灰燼,周圍的雪也融化了,那孩子趴在爆心處,女孩子卻不見了。他竟然還活著,近距離直接承受‘萊茵’都沒能殺死他,但暫時失去了行動的能力。于是你看到的那支長槍被空投給我,由我親手扎進他的心臟,那支槍名叫……”

        “昆古尼爾,命運之槍,北歐神話中奧丁的武器。”路明非輕聲說。

        “你見過那支槍?”路麟城倒是吃了一驚。

        “很多次,我記得我把它折斷了。”路明非抬起頭來,

        “不,這不可能,昆古尼爾在歷史上出現過很多次,但似乎都是某種仿制品,盡管擁有類似的能力,但跟本體無法相比。真正的昆古尼爾從很多年之前就是秘黨的收藏品,這是一件非常恐怖的武器,接觸者都會立刻死亡,因此一位秘黨的先輩把它帶進了石棺,再把石棺沉入大海。它是命運之槍,也是死亡之槍,但連它都不能殺死那孩子。它只是把那孩子的生機封印了,說封印未必準確,應該是它致死的效果和那孩子復蘇的效果形成了平衡。他死不掉,也醒不過來。”路麟城說。

        這個說法倒也合理,楚子航只是奧丁的一個替代品,如果手持的昆古尼爾是正品,幕后老板的手面未免也太大了一點。

        “對他的研究持續了很多年,但我們還是無法確定他是不是龍王,除了那匪夷所思的力量,他跟人類完全沒區別。不過研究也有些成果,比如基于他的潛意識,我們構造了這座避風港。他死亡的那一天,庇護這個避風港的界面也會崩潰。我們擔心他死去又害怕他醒來,所以昆古尼爾始終沒有拔出來,還用遺跡中找到的青銅柱為他制造了特殊的監獄,把他藏在最深處的水銀池里。”

        “他說,他是我弟弟。”路明非抬起頭來,木然地盯著路麟城。

        “兒子,你沒有弟弟。你的意識被侵蝕了,可能是以我為中間宿主。”路麟城輕聲說,“現在,我們知道要吞噬你的魔鬼是什么東西了。”

        他站起身來,拍了拍路明非的肩膀,“好好睡一覺,你回家了,所有的事情都有辦法解決。”

        ***

        夜很深了,路明非靜靜地坐在窗前,今夜外面出奇地熱鬧,原本一色昏黃的燈被替換成五光十色的,男孩女孩們一邊布燈一邊打著雪仗。

        圣誕節快到了,雖然宗教信仰不同,但說是大家都認同圣誕節就是避風港里最大的節慶,除了必須在崗的值班人員,所有人都可以享受為期七天的假期,因為沒辦法走出尼伯龍根的界面,所以他們總是想盡辦法把避風港布置成一個到處都可以玩的樂園。

        人類最后的避風港建在那個男孩的尸骸之上,雖然他還沒有徹底地死去,而他的精神寄生在路明非的意識深處,可能是要把路明非變成下一個自己。

        真像是一場噩夢,如果沒有窗外那些絢爛的燈光,路明非不知怎么度過這個夜晚。

        所謂的兄弟之情只是個謊言,他的靈魂被小惡魔一口口地吃掉了,所以小惡魔漸漸幻化為他的模樣,跟他越來越像。

        小惡魔應該曾是某個王座上威嚴的君主吧?兇暴、殘酷、威嚴,現在啰嗦得像個嘻哈歌手,這個屬性應該是自己靈魂中的糟粕了。不過自己靈魂里有什么精華呢?好像也沒什么,真不知道那種君臨世界的家伙為什么選擇他為宿主,也許是饑不擇食吧?實在沒得選了。就像那些修真里寫的,一代魔君死于正道人士的圍攻,最后一刻不得不選了一個就近可得的死者,借骨重生,重生完了一看,竟是地道的一條廢柴,文不成武不就,大姑娘不睬小姑娘不愛,連爹媽都覺得難成大器。魔君也沒轍,只好一邊跟軀殼里的另一個靈魂吵架,一邊幫他泡妞打江山……

        這么想來,慘的倒是魔君而不是廢柴,路明非無聲地笑了笑。

        如果有那么一天廢柴要跟魔君決裂,難過的是廢柴還是魔君呢?是廢柴吧?魔君的結局也就是形神俱滅,而廢柴會一輩子生活在魔君昔日的光環里,卻怎么面對自己其實就是一個廢柴的現實?愛過他的各路美女都會漸漸地散去,曾經臣服在他面前恨不得喊爸爸的四方霸主現在連砍他腦袋的興趣都沒有,昔日收藏的寶刀利劍現在舉都舉不起來……他到底應該選擇茍活還是一頭撞死去追隨魔君?

        也許從他們合二為一的那一刻開始,世界上既沒有魔君也沒有廢柴,有的只是一個怪物,在這個怪物的身體里,魔君和廢柴相互溫暖。

        “咔”的一聲響,狂風竟然把雙層的保溫玻璃窗吹開了,暴雪涌了進來,滿屋雪花飛卷,溫度急降。

        路明非雙腿廢了,連站起來關窗都做不到,喊人也不一定有用,會被暴風雪的隆隆聲吞沒,這些赫魯曉夫樓建造的時候為了保溫,又把墻壁建得極厚,隔音效果極好。

        他正急著伸手去夠窗戶,忽然轉過身來,雙臂一撐輪椅就想站起來。因為他聽到了背后的腳步聲,很難相信在狂暴的風雪中能聽清那么清淺的腳步聲,那是故人踏雪而來的拜訪。

        細細的黑影投在地面上,不是路鳴澤,而是穿著睡衣的瘦小女孩。她赤腳站在雪中,白金色的長發披散著,窗外的燈光照在她赤裸的雙臂上,流動著清冷的輝光,仿佛照在白色大理石的雕塑上。

        是路明非曾隔著窗見過的那個孩子,似曾相識,卻又怎么都想不起來。

        兩人四目相對,女孩焦急地說著什么……

        門“嘭”地被人推開了,喬薇尼旋風一樣沖進來,把路明非連人帶輪椅往旁邊一推,雙臂開合把窗戶給關上了。

        這通操作猛如虎,也累得喬薇尼氣喘吁吁,扶著窗框喘了好幾口氣,然后著急忙慌地從衣柜里拿出厚被子抖開蓋在路明非身上。路明非這才打了個寒戰,意識到自己全身都冷透了,手指凍得完全失去了感覺。

        高寒地帶發生這種事是可能要命的,十幾秒內室溫就會降低到零下幾十度,而當時路明非身上只有一條薄毛毯。老媽估計是擔心他的心情所以睡在客廳里,聽到了動靜,要不是這么生猛的老媽,沒準明早他就是坐在窗前的一具冰雕了。

        喬薇尼抱住路明非的腦袋,氣得破口大罵,“路麟城這不廢物么?跟他講了多少遍這窗戶要修要修!一點用都沒有!”

        路明非卻只呆呆地看著鋪滿雪花的地面,只有喬薇尼的腳印,并無那個赤足女孩的。剛才的一幕只能是幻覺,不可能有人在冰天雪地里穿著小睡裙亂跑,可那女孩說的話卻讓路明非害怕。

        他聽不懂女孩在說什么,那似乎是俄語,又輕如蚊鳴,在風雪中細不可聞,但他就是知道那是某種警示,急切的警示,她的神色惶急又憂傷。

  http://www.xjwdfi.live/book/11893/27382754.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xjwdfi.live。多本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duoben.net
安徽快3走势图基本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