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本小說網 > 龍族5悼亡者的歸來 > 第215章 但為君故(119)

第215章 但為君故(119)

        喬薇尼推著輪椅穿越長長的走廊,輪椅上坐著路明非,走廊的兩側都是窗戶,窗外傳來尖銳的風聲,但窗外還有一層不透明的護罩,路明非看不到窗外的情形。

        這才是真實的感覺,寒風凜冽,世界盡頭,回想那場古怪的夢,原本覺得真實到挑不出毛病,現在想來真是虛無縹緲。

        喬薇尼在走廊盡頭的門前停步,摸摸他的腦袋,“你老爸在里面等你,我就不進去了。男孩長大了,人生大事就要跟老爸聊,偶爾可以來老媽這里哭鼻子。”

        路明非正意外,喬薇尼已經推開門,把輪椅送進了辦公室,然后冷著臉扭頭就走。

        這是一間包豪斯風格的辦公室,簡約、實用、沒有太多的裝飾,半面墻都被屏幕占據,大大小小的屏幕,顯示著路明非讀不懂的數據和圖形。寬大的辦公桌上堆滿了文件,男人埋頭在文件堆里寫寫畫畫,跟他以前的工作習慣一樣,桌上隨處可見紅藍鉛筆,他不是不會用電腦,但思考的時候還是習慣于自己動手寫畫。他不斷地報出各種參數,想來正在構建某個數學模型,而他的助理計算員,一個穿著白襯衫和一步裙的年輕女人則坐在鍵盤前,幫他做錄入和建模。

        聞聽門響男人抬起頭來伸長了脖子,視線越過高高低低的紙堆,和路明非相對。花白的頭發,厚厚的膠框眼鏡,眼角添了不少皺紋,但仍是清雋儒雅的。

        跟夢境中所見的不同,那不是什么落魄的知識分子,要把偶爾出國的補貼攢下來,準備給兒子買房,知道老婆燒飯不好吃但不敢說,所以要以加餐的名義帶半只醬鴨回來……這男人雖說不修邊幅,但一眼看去就是那種久居高位的知識分子,隱隱流露出一絲威儀。

        反倒是夢里那家伙更像他記憶里的路麟城。

        父子兩人目光接觸了幾秒鐘,又默契地分開,路明非自己搖著輪椅來到待客的沙發旁。

        “娜塔莎,請給我們點時間單獨聊聊。”路麟城說,“我有差不多十年沒見我的寶貝兒子了,我想他有很多很多問題要問。”

        他的助理計算員立刻起身離開,骨肉勻停,纖腰盈盈一握。路明非立刻猜測是否這位身段窈窕的助理計算員惹老娘不高興了,所以她才黑著臉,也不愿加入這場家庭談話。

        “學會喝酒了么?卡塞爾學院的畢業生應該都會喝點酒吧?蘇格蘭威士忌?還是一杯夠烈的伏特加?”路麟城起身在辦公室里轉悠,在角落里找到了酒瓶和酒杯。

        “伏特加吧,冰凍的最好,喝點酒我說話能利索點。”

        路麟城來到沙發旁,把酒杯遞到路明非手里,“昂熱的學生都是這樣的臭毛病!”

        父子兩個就這么默默地喝酒,路明非喝完,路麟城就再給他倒上,路麟城自己也喝,兩個人比酒量似的你一杯我一杯,很快一瓶伏特加就快見底了。

        “差不多了,我酒量真就這樣而已,老爸我們能開始講了么?”路明非放下酒杯打破沉默。

        路麟城噴出一口酒氣,又沉默了片刻,才緩緩地說了起來,“這是一個避風港,人類最后的避風港,因為戰爭就要來了。”

        “戰爭?”

        “跟龍族的戰爭,全面的戰爭。”路麟城幽幽地嘆了口氣,“龍族,已經沉寂了上萬年,而人類對他們知之甚少。他們并不只是那些埋在地下或者藏在海里的繭,時機成熟了就孵化,然后興風作浪一番,有一些龍類就生活在人類社會里,他們偽裝成人類,甚至可以說人類就是他們教化的,但是人類不是他們的學生,而是他們的奴隸。我和你母親從事的一直都是這項研究,尋找那些跟人類共處的龍族君主。他們藏得很深,很難在巨大的人類社會里定位他們,不過大數據幫我們理清了一些頭緒。我們建造了一個模型,分析每年社會財富的總量,而這個模型中總有一個看不見的黑洞,把很多的財富吞掉了。是那些龍族的君主,他們暗中拿走了這些財富,可能是以錢的形式存儲在各大銀行的很多賬戶里,也可能變成了武器囤積在倉庫里,變成了藏在尼伯龍根里的秘密基地。那個由龍族控制的王國,當它壯大到足夠的程度,就是他們對人類發起戰爭的時候了。”

        “你是說世界暗面的君主們?”

        “看來你已經知道了一些,是的,我們把他們稱為世界暗面的君主。秘黨也許能對付那些死腦子的龍王,但對上世界暗面的君主們,卻根本沒有勝算。人類最難戰勝的不是那些長著翅膀和利爪的東西,而是來自人類內部的敵人。”

        “戰爭會怎么開始?”

        “你在卡塞爾學院上過學,受過這個世界上最好的教育,你應該能想出來。”

        “分裂人類,從地區沖突開始,再是國家和國家之間的戰爭,然后是世界大戰。”路明非緩緩地說。

        “繼續。”路麟城凝視著他的眼睛。

        “數以億計的人會死,所有國家都會透支國力,然后他們暗中或者公開地接管權力,競選總統,或者成為某個地區的軍閥。”

        “他們還能用超級言靈制造區域性的災難,人類會期盼強權的救世主,而最能偽裝成強大救世主的就是他們。他們一步步地走向前臺,在大地上重新立起青銅的巨柱,圍繞那些柱子建起新的城市,神圣的建筑被建得很高,里面住著龍族的君主們,人類膜拜他們,遇到問題向他們求助。”路麟城緩緩地說,“世界重回龍族的時代。”

        “那是一場很可能會輸掉的戰爭,所以人類需要避風港。”

        “我帶你轉轉,看看這座避風港,跟我們的鄰居打打招呼,可能戰爭之后,這些就是世界上最后的自由民了。”路麟城站起身來,抓起一件厚重的大衣丟在路明非身上。

        ***

        通道口的閘門緩緩地打開,風卷著細雪撲面而來,眼前白茫茫的世界里,立著一棟又一棟的蘇式建筑。

        樓群圍繞著中間的庭園,庭園里鋪著大塊的水泥地磚,但留出了空隙種植高大的云杉。它們只有頂部的一截長枝杈和樹葉,人在下面看就只有一根根的天然立柱,而仰望則是懸浮在空中的濃密森林。

        “看起來很像我們家以前住的地方,但我們家種的是懸鈴木,”路明非驚訝地說,“而且不會有這么大的雪。”

        “作為避風港來說,赫魯曉夫樓是一種很實用的建筑,我們考慮的首先不是舒適性,而是在有限的空間里盡可能地容納更多人。”路麟城說,“畫設計圖的時候我又想到我們家小時候的那棟樓,就以那棟樓為雛形做的方案。建筑群排出的熱氣能保證云杉基本的生存溫度,地下鋪設了加熱管道,最冷的季節土壤也不會凍結,云杉的根系也不會受傷。而它們又幫我們遮風擋雪,一種共生的關系。”

        “共生的關系。”路明非驚嘆地看著頭頂的森林,簡直就是個童話。

        “避風港是接近自給自足的生態圈,每個生命可以說都是共生的關系,我們每引入一只寵物都要記錄在案,以免不小心破壞了生態圈的平衡。換句話說只要我們的能源供給不斷,我們不需要從外界引入任何物資,這個避風港能運轉上千年。”路麟城說。

        銅鈴聲由遠及近,路明非吃驚地瞪大了眼睛,四匹巨大的駝鹿拉著一輛雪橇踏破風雪而來,駝鹿搖頭晃腦,旁邊還跟著一條吊眼角的圣伯納犬。

        “認識一下你的救命恩人,意識到你迷失了道路之后,是我們聰明的柳德米拉帶領雪橇找到了你。”路麟城俯身下去摸摸那條圣伯納犬的腦袋,“當然我們強壯的保羅、尼古拉、彼得和亞歷山大也立了大功。”路麟城又揚起手去拍打那些駝鹿的角,“這里的每個大動物都有自己的名字,都是我們的朋友。”

        “那些駝鹿的名字都是沙皇的名字。”路明非說。

        “另外一組全都是前蘇聯領導人的名字。”路麟城笑笑,“我們沒有派機械化單位去接你而是出動了這個大朋友,本想給你一個驚喜。現在坐上去試試。”

        他和跟過來的助理計算員娜塔莎一起把路明非架上了雪橇,駝鹿帶著他們在這個巨大的建筑群里漫步,像是沙皇帶著他的太子視察北方的領地。

        不時有路人經過,多半是年輕的男孩女孩,抱著厚厚的書本和資料,頂著風雪一路小跑。風吹落一個女孩的帽子,散落出一頭金子般燦爛的長發,她整理頭發的時候無意中和路明非眼神接觸了一瞬,膚光勝雪,湛碧的眼睛瞳光動人。那應該是個烏克蘭或者白俄羅斯女孩,即使在那種盛產美女的地方也是電影明星般的長相。

        “考慮到人類存續的問題,避風港的多數居民都很年輕,有混血種也有純粹的人類,他們的基因分部非常廣,基本上世界各族的基因你在這里都能找到。”路麟城揚手跟路人打招呼,跟有的人他用俄語,有的人他用英語,還用中文問候某人吃了沒有。

        “畢竟是建在西伯利亞,所以俄國人的比例高一些,通行的語言是英語、俄語和中文。男女比例各一半,一夫一妻制。”路麟城說到這里壓低了聲音,“其實我考慮過男少女多的結構,單純從繁衍上說效率是更高的,但你媽帶頭反對,說一夫一妻制是人類文明的偉大結晶,我們要保全人類,不能同時踐踏著人類的文明;信基督的那幫家伙也反對,理由是伊甸園里就亞當和夏娃兩個也繁衍出全人類了,所以一個亞當十個夏娃的種馬結構是不符合上帝旨意的。所以很遺憾兒子,你是享不到福了。”

  http://www.xjwdfi.live/book/11893/27252448.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xjwdfi.live。多本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duoben.net
安徽快3走势图基本图